京州市地铁运营公司

【沙李/游记大逃猜/第八篇】醉情古镇

【沙李/游记大逃猜/第八篇】醉情古镇

本次逃猜参与人员有: @沛然于東  @暮爵  @洞庭水上一株桐  @穆辰岚  @我就是人  @村口陈二  @Endpunkt @袭嬅     今天码字了吗?  @墨 

国庆游记大逃猜系列的最后完结篇!同志们趁来得及快来猜!
今天12点准时公布写手答案!躺枪王可以点梗哦!!!快!抓紧机会压榨自己喜欢的太太!
 

  李达康其实是不喜欢旅游的。
  在之前的假期,欧阳菁总是会不厌其烦,软磨硬泡的想拖着他去旅游,都被他以工作的理由搪塞过去了。
  只是心底总是有着几分愧疚。
  知道某次终于是心软了,便和她一起去了某个著名景点。
  那之后的每一次,李达康都是毫不犹豫,坚决果断的扼杀欧阳菁旅游的念想,或者说是,去感受一下什么叫做夹心饼干的念想。
  那种寸步难移,摩肩接踵的煎熬,呼吸间都是躁动浑浊的热气,举目皆为人头,李达康再也不想体验一次了,他也是无法理解欧阳菁这种“体察民情”的做法。
  不如工作!
  之后和沙瑞金交往起来,李达康一开始以为对方也是这么想的。
  直到十一国庆的前一天晚上,那人眉眼带笑,似不经意的柔声喊道“达康……”
  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李达康慵懒的窝在沙发上,听着新闻里预测着这个十一国庆各个景点的客流量,瞥了他一眼,淡淡道“有屁快放。”
  不知为何,对方那笑眯眯的模样,让他有某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沙瑞金的下一句话就让他忍不住的扶额——“明天就是十一了。”
  说着还眨眨眼,一副小学生期待着春游的模样。
  李达康沉默几秒,道“除旅游什么都可以。”
  对方一秒失落脸,还念念叨叨着“达康啊,敬业是值得赞扬的,不过不管什么都要适度嘛,要劳逸结合……”
  李达康无奈“我只是……”看了一眼那人期待的神色,半天憋出道“人太多……”
  沙瑞金听到这回答不由愣了一下,然后忍不住的噗嗤笑了出来,一把揽过他的肩,眼中都溢满了笑意“达康,你实在太可爱了。”
  不,等等???
  李达康一脸懵逼,难道这不是个很严重的问题吗?!
  “这个好说。”待笑够了,轻啄了下某个呆愣人的唇,抵上额头,沙瑞金弯着眼柔声道“我怎么可能带你去那种人山人海的地方遭罪呢。”
  李达康放松了身体靠在对方身上,有些好笑的轻喃道“那就随你定好了。”
  反正也是完完全全无条件的信任着。
  第二天一早,天色还是一片灰蒙色,就被喊了起来,有着几分起床气的李达康直到坐上了车,仍然是半阴着脸,抿着薄唇一言不发。
  沙瑞金安排好事项,放好了行李,便坐在了他的一旁,前面的司机被这人的低气压吓得不敢说话,若要是看到这人现在茫然迷糊的眼神,怕是要被吓着。
  看上去超凶,说到底不过是没睡醒罢了。
  车开了约莫半个小时,旁边的人终于开口了“我们是去哪里?”
  好的,清醒了。
  沙瑞金熟练的从包里拿出热的土司和牛奶,递给他,道“鸣鹤古镇。”
  李达康接过土司咬了一口,松松软软的,甜味也是恰到好处,心情也舒畅了不少,一挑眉表达了自己的困惑。
  “古镇大抵是最适合修养身心了,不过想来乌镇周庄都是热门景点了,这个地方是之前朋友偶然介绍的,没太大的知名度,但保证也是能称心意的。”沙瑞金几分小得意的说道。
  李达康不由笑笑“看这把你牛逼的。”
  约莫坐了两个小时的车,两人便到了古镇的入口,正是中午时分,两人便正好沿着古街石阶小道逛着。
  这古镇依山成街、因河成镇、镇边有寺,渔耕人家枕河而居。鸣鹤其名字的由来是与唐初时当地虞氏望族有关。
  唐代大书法家虞世南的孙子虞九皋,字鸣鹤,青少年时文才为人们所推重。在唐元和年间年,虞九皋中进士,可惜及第不久,在长安英年早逝,家乡人为纪念他,就用的“鸣鹤“字来命名这里。鸣鹤历史悠久,文化积淀深厚,山水风光秀美。素有”鹤皋风景赛姑苏”的美誉。
  他们来的时候,雾蒙蒙的天色宛如薄纱一般轻笼着这座静谧古老的小镇,更添上几分飘渺朦胧。
  确实可以说是非常神清气爽,心情舒畅了。
  李达康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气,这样干净清新的空气灌入肺中,宛如一场洗礼,洗尽所有的疲惫苦恼,洗尽凡尘的灰尘。
  沙瑞金看出他很是喜欢这里,心里也很是开心满足,李达康是个工作狂,但这不代表他没有极限,日复一日紧张的工作强度让他变得愈发的焦躁易燃,沙瑞金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可以说是很久以前就在筹划这场旅行了。
  因为还未完全开发,这里没有人潮涌动的嘈杂,没有浓郁的商业气息,古镇显示出自己不施粉黛的真容,走在其中让人有种穿越时空的错觉,仿佛从颜色鲜亮的五彩世界走进了一张老旧的黑白照片里,时间都凝固了,一切都慢了下来。
  不知为何看此情此景,李达康突然想到一首诗“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木心的从前慢?”沙瑞金接道。
  “你居然知道?”李达康微微一笑。
  “我当然是博览群书的人了。”沙瑞金看着他的侧容,突然忆起这人曾经是中文系毕业,被称为省委大院一支笔,本就是满腹才华的文人,不知为何,心中愈发柔软。
  这个人实在是太好了。
  他握紧这人的手,温言道“也是中午了,一起尝尝这里的特色小吃吧。”
  两人买了些年糕饺,老鼠糖球。
  这老鼠糖球的做法也很有趣,先是抠出一块麦芽糖,绕在一根柱子上,反复拉扯,黄澄澄的麦芽糖成了乳白色,然后捏成糖饼,包入豆沙或芝麻馅,慢慢拉细后,往松花黄豆粉上一滚,再扯断,就成了。整个过程好像把玩一条水蛇,慢条斯理中藏着令人欣喜的美味,吃起来更是十分爽口。
  下午两人便去了金山寺,这座初建于佛教鼎盛时期——南朝梁大同年间的寺庙背靠隐山,面临白洋湖,坐落于鸣鹤古镇白洋湖畔,素有“以山而兼湖之胜”的美誉。
  两人逛完又在白洋湖乘舟泛湖一圈,这朦胧的灰蒙色,水天已若然一体,可谓是烟雨朦胧醉,天遣吟诗歌。
  这不大不小的古镇,游完也正好是一天了,高墙深院,曲弄幽巷,四合院,走马楼,人字坡青马顶,马头山墙,这里的建筑透出古老沧桑的韵味,小桥流水人家。又透着江南小镇的秀美精致。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
  “咱们老了退休了,确实可以考虑在这种地方安度晚年啊。”将行李包放下往床上一坐,啥瑞金舒了口气道。
  李达康好笑的坐在他旁边,似乎认真思考了一番,点头道“可以考虑。”
  也许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看他那副认真严肃的模样,实在是……可爱。
  沙瑞金忍不住凑了上去碰上那柔软的薄唇,李达康连忙伸手抵住他“快去洗!明天还要早起呢!”
  沙瑞金无奈,刚微微起身突然被拉住了胳膊,正对上了对方的眼睛,似乎透着某种紧张。
  “那个,”李达康有些不自在的别开头,“今天真的很开心了,说起来……好像是第一次完整意义上的旅游……”
  他虽然走遍了汉东各地,也去过祖国不少地方,但都带着工作性质,从未像今天这样身心放松。
  不得不说,感觉不错。
  ……还能说什么呢。
  沙瑞金叹了口气,将人捞入怀里,闭上眼感受这安宁温馨的气氛,轻声道“那么这一辈子足够长,接下来的日子,请允许我陪你一起走遍祖国的大江南北吧。”

评论(3)

热度(56)

  1. 香杉寂京州市地铁运营公司 转载了此文字
    我……恩_(:з」∠)_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