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州市地铁运营公司

【沙李/游记大逃猜/第七篇】此事古难全

【沙李/游记大逃猜/第七篇】此事古难全

本次逃猜参与人员有: @沛然于東  @暮爵  @洞庭水上一株桐  @穆辰岚  @我就是人  @村口陈二  @Endpunkt @袭嬅     今天码字了吗?  @墨 
 

第七篇出来,也是十分符合又红又专风情啊,欢迎竞猜~
这个联文也快要结束了,同志们趁末班车赶紧交稿啊啊啊啊啊……


酱油粽子和白粽子

接连着二十多天的雨总算是停了,阳光一扫淫雨天的颓靡,饱满的生机从每篇树叶每一根草芽,甚至砖缝间的泥土里涌出。
雨后初晴的天空总是澄澈的,沙瑞金打开窗户深深的呼吸,让夹杂着水汽的泥土的气味,阳光的暖意充满自己的胸腔。
李达康坐在小沙发上看刚送来的报纸,前方的小几上摆着一同送来的早餐。一大一小两只粽子,两碗冒着热气的皮蛋瘦肉粥和两杯热豆浆。他坐的地方照不到光,倒是粽叶被阳光衬的碧玉一般。昨天体力消耗的大,确实感到饿了的李达康粗略的扫完报纸便放到一边,用盘子里的湿毛巾擦了擦手,把手伸进那光幕里。一手捏着线头,灵巧的把盘绕的线抽出,又把粽叶剥开,露出晶亮饱满的糯米。
沙瑞金迅着香味过来,坐在李达康对面。李达康特意没把叶子完全剥下来,留了底下的一半。白瓷盘,青箬叶,沾了酱油的饱满糯米粒。还有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把它推向自己,带着的手表的表带遮住了昨天吮出的红痕。沙瑞金心里一动,圈住李达康的手腕用拇指指腹摩挲着,面上还是恰到好处的笑,“谢谢达康同志为我拆粽子了。”李达康又往前推了推,直推到沙瑞金眼前。“举手之劳。”抽了抽手,没抽出来。“沙书记啊,还不吃早餐,可要凉了。”沙瑞金把指尖伸进表带揉了一圈,才松手去拿筷子。
一筷子下去,四角的粽子少了一个尖儿。荤腥略腻的酱油配上寡淡发涩的箬叶,香味儿的确勾人。等吃到嘴里,所有味道都汇到了软软糯糯的米里,还多了一点儿肉味儿。
“大肉粽?”沙瑞金又戳了一筷子下去,缺戳到一块硬物。撕开一看,是包在里头的肉。肉是卤过的,也炖的软烂。“这肉的分量足啊。”
“粽子之王的名头可不是白叫的。”李达康端着碗喝粥,盘子里的粽子也拆了一半,但里头是白色的,如玉一般。这个粽子小一些,一头的尖角也细长些,被李达康一口咬掉了大半个角,留下圆弧的一排牙印,还有中间挤出的豆沙馅。
“你爱吃白米的?”沙瑞金看着那白粽子,十分想顺着牙印咬一口,里头的豆沙一定能甜到人心窝里。李达康正含着粥,含糊的嗯哼一声,一手用筷子把粽子戳起来,啊呜咬了一大口,里头的温热的豆沙流心一般落到盘子上。李达康舔了舔嘴唇上沾到的“我吃不惯酱油的,嫌腻。还是白米的好,清爽,还甜。”
被他这么一说,沙瑞金也觉得肉粽子有点腻了,白米的多好啊,看着就清淡。就像眼前的人,白日里是清淡的米,晚上就露出了甜的芯。李达康感觉到对面赤裸裸的眼神,当即瞪了一眼过去“快些吃,都八点了,等会儿还要出去。”“好好好,”沙瑞金笑着点点头,“别急呀虽然旁边就是上海,可这里生活节奏慢,路上还没几个人呢。”戳了一口肉粽子,正好是包着肥肉那块,腻的沙瑞金直皱眉,灌了一大口豆浆下去。


南湖烟雨和维修中的画舫

两人吃完早饭,便坐车去南湖。他们下榻的宾馆在秀洲,距离南湖有半个小时的车程,李达康一路上都看着窗外。嘉兴处于长江三角洲杭嘉湖平原,自古为繁华富庶之地,素有“鱼米之乡”、“丝绸之府”美誉。本身旅游资源极为丰富,市区有月河街梅湾街,底下的五个市县个有个的特色,平湖的莫氏庄园和九龙山国家森林公园,海宁盐官镇是观潮胜地,海盐南北湖是全国唯一的山海湖一体自然景区,嘉善的西塘和桐乡的乌镇更是扬名中外的古镇。再加上党的诞生地南湖这个人文景观,真真天生丽质难自弃。难怪嘉兴的发展一如嘉兴人的生活,闲庭信步,带着几分悠然自得的味道,近几年嘉兴政府提出了上海后花园的名号,通上海的地铁也已经批下来,来年就要开工了。
路边两排樟树亭亭如盖,树荫能遮住半条马路。南湖区的绿化更是丰富,在气象台周边有极大的一片树林,从此葱葱茏茏的,像是城中森林一般。
到了南湖景区门口,李达康终于在售票窗口前的小队伍中找到了一点过节的气氛。沙瑞金本以为国庆中秋双节游人一定很多,于是在网上订好了票,现在一看完全是多想了。虽然人也是挺多,但距离摩肩接踵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这怕是全国最空闲的一个五A级景区了吧。”沙瑞金想起长城故宫的人山人海感叹感叹道。李达康哼了一声,“怎么,想去北上广感受一下汹涌的人流?这里去上海方便,十二块钱,一个小时。”“还是不了。”沙瑞金连忙摇头。“这两天只能逛逛市区,本来打算去看看扬名国内外的乌镇西塘呢。”沙瑞金突然想起了什么,拉着李达康问“唉达康啊,前几年你不是去了互联网大会么?”李达康眼睛一瞪“我那是去旅游的么?”
南湖确实不大,大约十分钟不到就到了码头。李达康独立岸边,遥遥望着湖心岛,伸手一指“那儿就是烟雨楼,船就停在那里。”说着又嗤笑一声“船也不是当年的船了,当年的船早就没了。现在这个一修大半年,也不知道今天在不在。”沙瑞金上前把人拉去排队“南湖烟雨如故,船上的人虽然不是当年的人了,但心还是当年的心。画舫变航母,船也是要与时俱进的。”“今天艳阳高照的,哪儿有什么烟雨迷蒙。”“是啊,云开雾散了嘛。”
湖心岛一共也就那么点地方,烟雨楼也是,沙瑞金和李达康跟着游人慢慢走着,欣赏江南独有的亭台楼阁。烟雨楼里摆着有关当年一大的展品,一些模糊的灰黑照片,锈迹斑斑的水壶茶杯之类的,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哪位伟人用过。沉甸甸的历史被珍藏在精巧的楼阁里,像锋利的刃收进了刀鞘。这或许是江南独有的温婉与坚韧,炮火和硝烟似乎都在着澄澈的空气中远去,曾经的紧张与热血都沉淀在南湖悠悠掠过水面的风里。风吹过每一寸土地,又随着呼吸,融入每一个人的骨血。
烟雨楼出来在绕着小岛边沿转一圈,看湖水悠悠,虽是中秋,但对岸的树冠依旧是深深浅浅的绿,伴着一连二十多天的阴雨饱和未干的水汽,阳光一照真有些烟雨迷蒙的感觉。李达康伸手空画一圈“江南的树绿,等冬天,落一层薄雪在叶子上,再起一片雾,来几道光,一缕风。”嘴上说着,脑海里想着画面,不觉沉醉,长叹一声“江南烟雨,漂亮啊。”“江南好,林城就不好了?”沙瑞金问。李达康摇摇头“比不得,比不得。林城是人工造的景,不一样的。”


月河夜景与赏月与鲜肉月饼

相比完全商业化的梅湾街,月河街还保留浓厚的了水乡古城风情。
晚上来月河街的人特别多,沙瑞金得偿所愿的感受到了人山人海摩肩接踵的感觉。他扯着李达康的袖子以防两人被挤散,过了借口的大石桥和广场,里边的小巷就空了不少。两人踏着青石板路往里走,街道不宽约摸不到两米,两边的店铺都是木门木柱,白墙青瓦,门上镂空雕花,极为精巧。
正是国庆中秋双节,街道上空都悬了一排排红灯笼,两人七拐八绕,又来到一处小石桥旁。这里光线没有刚才那么亮,但是桥上挂了一弯灯,河水里又映着一弯,正好是一个完满的圆,又有星星点点的荷灯在水中装饰,还有洒下的月光,让人看了心痒。沙瑞金拿出手机拍照,转身发现李达康已经买了两个荷灯站在石阶边上。“哎你小心点,这么黑,别落水里了。”“月亮亮着呢。”李达康往下走了几步,蹲下,把点好的荷灯放在水面上,轻轻一推,荷灯晃晃悠悠的往前走,又因为水流改了方向。李达康盯着摇曳的烛火看,看着烛光向桥洞飘去。沙瑞金不知何时也蹲到他身边,拿过他手里的另一个荷灯,两人一同把它放下去。
轻微的快门声响,沙瑞金拉着李达康站起来回到岸上。小姑娘把手机还给沙瑞金,“伯伯长得真帅!”说完脸上红了几分,转头跑走了。李达康挑着眉问正在看照片的沙瑞金“小丫头是夸你还是夸我呢?”“夸我啊。”沙瑞金脱口而出,“夸你应该是可爱。”“可爱个屁!哪有夸到老爷们儿可爱的。”
桥的对岸是一家餐馆,临水的地方摆了几套木桌椅。看看天,拉着李达康过去坐下,又进了餐馆,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餐盒。“虽然中秋节已经过了,但今年十五的月亮十七圆,吃个月饼赏赏月还来得及。”沙瑞金把餐盒放在桌上,里边排着六个刚出炉的月饼,“以前在北边还没吃过这样的月饼。第一次听人说月饼又肉馅的还不信,月饼包肉那和包子有什么区别?”“市面上的确广式月饼多,不过嘛,我还是喜欢苏式的,香!”李达康拿一个月饼一口咬去一半,被酥皮包裹着的肉香一下子蔓延开来。“唔嗯,还有林城的玫瑰馅儿,听说今年出了好几个新口味,有冰皮的,还有个五仁玫瑰,你不是爱五仁儿嘛,回去给你尝尝。”“那感情好啊。以后你可要每年给我寄玫瑰馅儿的月饼!”“我寄的比北京买的甜啊?”“那当然。”

本来我打算开个船但是船不见客我也没办法啊

评论(7)

热度(51)

  1. 湘江水逝(闭关一年)京州市地铁运营公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