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州市地铁运营公司

【沙李/游记大逃猜/第五篇】浮生只合扬州老

【沙李/游记大逃猜/第五篇】浮生只合扬州老

本次逃猜参与人员有: @沛然于東  @暮爵  @洞庭水上一株桐  @穆辰岚  @我就是人  @村口陈二  @Endpunkt @袭嬅     今天码字了吗?  @墨 

 

新一轮的旅游局阴谋哈哈哈哈哈哈哈

 

        浮生只合樽前老,雪满长安道。
在此时提这首诗似乎不合适,因为现在是十月四号的扬州。这里既没有樽前——南方人喝酒大抵是少的。也没有雪——十月的Jiang苏多雨而温和。
        然而,这并不能够影响沙瑞金喜欢这座城市。
        在这座城市久了,他时常能够幻想出他和李达康退休以后的生活:每天早上6点钟起床,他提着鸟笼子,达康拿着茶壶茶叶保温杯,一起绕着瘦西湖散散步,溜溜鸟。然后绕到怡园或者共和春,在门口买两份报纸,一份参考消息,一份扬子晚报。再到店里点几笼包子,大烫干丝,高兴就点一份三鲜锅巴,镇江肴肉,再高兴一点就去冶春点份翡翠烧麦带着走。而且还得春天喝白茶,夏天喝毛峰,秋天喝铁观音,冬天喝金骏眉。这日子也太好过了!难怪那些苏籍同志们,宁可不升,也要回江苏养老。
        沙瑞金小口的品着茶碗里的铁观音,笑眯眯的看着眼前人。
        唔!这日子也未免太好过啦!
        “沙瑞金?!你想什么呢?一脸猥琐?嘿嘿嘿,笑的人发毛。你看你的口水都要留下来了。”李达康一脸嫌弃的把餐巾纸递到沙瑞金的嘴边。
        “没什么,我在想昨天的……”
         李达康脸上立刻就红的像螃蟹,因羞生怒,立刻炸毛,小声的骂着新学的南方话“侬各个皮五辣子。”自己又觉得滑稽,不禁大笑。
         李达康这几天像这么大笑的机会少得可怜。沙瑞金手里握着李达康递过来的餐巾纸,只当是和达康手拉手。打个不恰当的比方,李达康最近像是条金枪鱼——任凭你怎么撩,都无动于衷。比起沙瑞金的好心情,李达康这几天心情可是糟透了。十一长假,沙瑞金特地拉着他到隔壁jiang苏划划船,吃吃糕点。结果,日子挑的不好——十一天天下雨,南京城都快要水漫金山了。其实雨中漫步园林,古镇别有一番风味,李达康也不是那种因为天气不好,就随意发脾气之人。只是李达康看见的雨污分流系统,应对暴雨的井然有序,以及在国庆期间依旧整洁的街道,就陷入了深深地自责与忧郁。
京州不像扬州,天生就坐拥大量资源。没有资源,咱们可以像林城一样创造资源。但是,有了资源还不知道好好打理资源,就是政府之责。光明峰项目实在是开得太晚太晚,晚也就罢了,还捅出那么大的篓子。噫! 懒政不作为,白吃不干活!
         沙瑞金也劝他心宽一点,毕竟和汉东的家底不一样,每天看着隔壁家的GDP羡慕到成了一个怨妇,不和那些天天拿自己家的孩子和别人家的孩子比的爸妈没什么两样?他顺势去拉李达康的手,想给他一点同志的关爱。李达康一激灵,躲开了。“我就是想要我的孩子和隔壁家的孩子一样优秀,怎么了?”李达康白了他一眼接着说,“你凭什么说我是怨妇?古人有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
         沙瑞金全然没听李达康的那套心怀天下的理论——每回李达康心情不好的时候都要搬出来说一通。他倒是注意到,在温润的气候的滋润下,达康书记似乎是变得…用一个不恰当的词,水灵灵了起来。没错,尽管眉头紧锁,然而眼角的皱纹似乎是消减了一点,嘴唇也不再是薄薄的一条,线条也似乎变得柔和。啧啧,jiang苏可真是个好地方。老沙心满意足的往椅背后面靠,美滋滋的想着,要是在这里养老,老李说不定能永葆青春?
        “瑞金,关于京州市的旅游文化的建设,你有什么想法?”
        “咳咳,”沙瑞金清了清嗓子,把身体往前挪了挪,“达康啊,还是那句话,心里吃不了热豆腐。扬州和京州的旅游资源是不好比的。就好像,咱们前几天听得那个曲子。在音乐书里就有这个调子啊。”
        “哪一首?”
        “就是那首扬州调。”
        “是不是那首,郎君呀!你四弗四饿滴慌呀…”达康小声的吊着嗓子唱着那首古代的香艳之词,一开始还挺一板一眼的。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赶紧把嘴巴抿成了一条线。“好嘛,沙瑞金,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今晚睡沙发!”
         “夫人啊,侬呀弗要太气桑。”沙瑞金也尖着嗓子学着里头小生的扬州白,腰也学着那个小生的样子扭了几下。
          李达康又气又笑,伸手捏了一把沙瑞金坚实的手臂。“沙瑞金,怎么来江苏没几天,人倒是越来越像一个苏人了。”
          “谁?”
          “贾宝玉呗。和贾宝玉一样,低三下四的讨好。”
          “给你吃个榧子,”沙瑞金学着贾宝玉在李达康耳边打了个响指,“妹妹可高兴了?”
           “妹妹你妹!好了,雨也停了,咱们出去走走吧。窝在酒店里,也未免太闷气了”
           “哎呦,林妹妹,这边请。”沙瑞金顺势就把李达康的手握在了手里,然后那一张曾经受宠的餐巾纸立刻就被团成了个球,扔进了垃圾桶——本体都到手了,谁还要这个餐巾纸来惨兮兮的搞什么间接握手。李达康白了他一眼,然后把他和沙瑞金的手放进了自己外衣的口袋,眼睛看着正前方,似乎是在和空气说话:“刚下完雨,又刮风,不要冻着,感冒不是好玩的。”
  
          街道里人异常的少,让你不敢相信这是十一的扬州。一场秋雨一场寒,李达康提醒沙瑞金不要冻着了,自己倒是冷得厉害,沙瑞金把他的双手握在自己手中搓着取暖,又要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瑞金,不要了,我还好。有的人天生末端神经不太灵敏,手会比较冷。”他摇着头,坚持不要沙瑞金的外套,又把自己的手从沙瑞金手中抽了出来,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自古逢秋悲寂寥,瑞金,我这几天总是闷闷不乐,倒也是和这个天气有关。我想在这里养老,真的,但是一想到养老,就会想到死亡。我不敢想象有一天你要是离我而去。”李达康尽自己可能的,说的不动声色。
        “达康,我这几天这么快乐,也是因为想在这里养老。我一想到和你在这座城市里养老,我就兴奋的睡不着觉。我都已经规划好我们退休以后的生活了。你看啊,我们就在离着瘦西湖边上两条街的地方找个房子……”李达康整个人都缩在外衣里,看着沙瑞金激动地手舞足蹈的样子,还有那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爱意,突然觉得时间凝固了,一切都是在梦境之中,这里太好了,他甚至不想去捏自己一把以证明这是不是梦境。桂花香混杂着雨水,湿哒哒的香樟树散发出的闷闷的香气,让人想到小时候压在箱底的樟脑球以及那种家的安全感。一切都显得悠长而暧昧,远处的小山与天空相依,近处的梧桐叶和大地共眠,那些快要关门的店家的喇叭里放着他们根本听不懂,但是甜腻腻的扬州话,没关系,他和沙瑞金的日子还很长很长,长到他们可以学会扬州话,长到他们可以吃遍扬州的包子给他们排出个三六九等,长到学会各种炒饭然后去踢馆,长到忘记死亡只顾现在。
         “瑞金,我跟你讲啊。”李达康拉了拉沙瑞金的袖子,把嘴巴凑到了沙瑞金的耳边,呼出的热气惹得沙瑞金耳根痒到了牙根,“我给你唱首歌啊,”他清了清嗓子,唱到“郎君呀,你四弗四饿滴慌呀,呀吼噫吼喂,你落四饿滴慌呀…..”李达康吊着嗓子,小声的唱着曲子。
沙瑞金觉得这时候理应亲吻李达康,可是他没有,因为东方式的爱情是两朵花之间的微妙的芳香,是混合着桂花香和樟树味的芬芳的街道里相看两不厌的两人,是夜晚深归来的一碗素鸡面和绍兴黄酒,是清早的扬州炒饭和素包,是春天争论是该吃香椿炒蛋还是吃韭菜炒蛋,是夏天绞尽脑汁的想到底是吃清炒百合和还是清炒蒌蒿,是秋天小心翼翼的收好蟹壳以后煮蟹油的锅子里咕嘟咕嘟的翻腾,是冬天饭后一碗滚烫的排骨竹荪汤。
        “达康,我饿得慌了。”
沙瑞金打定主意要在扬州养老了。
        扬州用淮扬菜抓住了他的胃,又因为李达康抓住了他的心。

        那首诗大概可以改改了,浮生只合扬州老,雨满江左道。伊人不语却浅笑,低唱郎君好。
p.s.:沙瑞金偷偷摸摸写的打油诗,因为之前说“郎君事件”把他逼到了沙发上XD

作者的话:1.那首曲子是武林外传里的
          2.那些茶社都是存在的,

评论(21)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