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州市地铁运营公司

【沙李/游记大逃猜/第三篇】帝都游记

【沙李/游记大逃猜/第三篇】帝都游记

本次逃猜参与人员有: @沛然于東  @暮爵  @洞庭水上一株桐  @穆辰岚  @我就是人  @村口陈二  @Endpunkt @袭嬅     今天码字了吗?  @墨 

 

第三篇字数上万,量大份足,加量不加价~欢迎竞猜啦!

“达康!你轻点!”
“把你那手给我拿开!”
     “啊!疼疼疼!”
     “哎呦……”
现在是北京时间5:35分,在我们的镜头里,两个中年男人正在以一种十分尴尬的姿势紧贴在一起,前面比较瘦高的一位正在努力踮脚向某个方向行进,然而紧挨在后面的壮硕男子时不时的顶他一下,引得两个人是在这人群大潮里七扭八歪,倒来倒去。最后瘦高男子一个踉跄,险些杵到旁边游客的自拍杆上去。
     “达康别往前挤了,你再怎么往前也凑不到跟前去的。”
“屁!难不成就杵这儿看人了?升旗连旗杆都看不见,这叫看升旗啊!”
“你得慢慢找,”老沙从沙丁鱼一样的游客大潮里拔出一只手来,指向西北角的一个银色小点,“诺,你看那儿,那个粉色自拍杆旁边,那就是旗杆顶。”

没错,故事的两位主人公就是我们已经很熟悉的老李和老沙,而地点呢,就是伟大的首都心脏,天安门广场的人民大潮中间。两个老干部心血来潮跑来看升旗,没想到在周末和暑假的双重夹攻下,人居然来了这么多!
“真是的开人代会的时候慢慢看不好吗?”沙瑞金暗自腹诽道。
旗杆的方向已经被密密麻麻的人头和自拍杆挡了个严实,有些个矮的直接被淹没在人海下面,少不得被踩两脚,一个大汉为了让娇小的女朋友呼吸一下顶上的新鲜空气,将她扛起来放在脖子上坐着,这下正好把李达康挡了个严实,把他急的直踮脚。
“哎,达康,要不我也把你扛起来?”
“像什么话!你当是耍猴呢!也不怕把你老腰闪了!”
幸好这个时候雄壮的国歌前奏出来打了圆场,两个人停止了嬉闹,望着旗杆方向小声的唱起了国歌,天逐渐亮了起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在缓缓升起的国旗上,愈发红的鲜艳。也洒在站在人群中的沙李二人脸上,驱走了黎明前最后的一丝寒冷。朝阳勾勒出李达康的剪影,脸上的绒毛闪着金光,毛茸茸的,让人麻酥到心底。沙瑞金伸出一只手,在背后搂住自己的爱人。和他一起注视着那鲜红的旗帜在高空中猎猎作响。

升完旗,游客顿时少了很多,两个人便肩并着肩的在这偌大的广场上信步闲逛,北面的花坛已初具雏形,二人掏出手机拍了不少姹紫嫣红,沙瑞金忘了拿老花镜,李达康就凑过去帮他调手机里的照相参数。
“来,沙书记,帮我照一张。”李达康把手机塞到老沙手里,趁着没人跑到花坛前面,摆了一个领导合影的标准姿势,让沙瑞金是哭笑不得。
“达康,你,你蹲下点,你这么站正好把后面城楼上的字挡住了。”
达康立马又换了标准军训蹲姿,沙瑞金啪的一下捂住了脸。
“达康啊,放松一点吧,又不是开两会,不用这么严肃的,笑一笑嘛”
这回达康同志摆了一个依旧很俗的剪刀手,然而笑眯眯的望向自己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沙瑞金赶紧按下快门,一连照了好几张。
达康跑回来看照片效果,沙瑞金也如法炮制蹲到花坛前让达康给自己拍,拍完花坛拍国父,拍完国父拍纪念碑,不过单照完了,轮到合影的时候,两人却犯了难,这怎么照?
“要不咱们自拍吧?”沙瑞金把手机调到自拍模式照了几张,奈何不怎么会找角度,总觉得照出来的成品怪怪的,不像是自己。
“不行,这连眼睛都看不见了,像什么样子!”老李扽过沙瑞金的手,指着屏幕上自己的眯眯眼大肆批评。
“达康,别删别删,这个还可以回去让小白小金他们做表情包的,删了太可惜”

“您二位是不方便合影吧,我给您搭把手怎么样?”一个红马甲凑过来,身上挂着快照的牌子,“顺便也照顾照顾我们的小本生意呗,十元一张,立等可取。还能修图和塑封,绝对物有所值。”
李达康本来是想把这个小贩轰走的,然而笑眯眯的沙瑞金答应了下来,“那好,小同志,那就麻烦你了。”
“今年的高考题就是‘共和国,我为你拍照’,论起来,我可是最有资格写这个的人嘞~” 这个红马甲麻利的摆开自己的家当,“我在这给人照了十几年像了,童叟无欺,保证给您二位拍的漂亮。”
旭日东升,清风徐徐,瓦蓝瓦蓝的天空配上朱红色的天安门城楼,确实是一幅难得的绝佳景致,李达康回头看了看广场对面的雕梁画栋,感叹还是秋天的北京最耐看,两会时候是雾霾的高发季节,天总是灰蒙蒙的。
两个人整了整衬衫,互相把领口摆整齐,然后肩并着肩,笔直的站在一起,背后的红墙黄瓦在蓝天的映衬下散发出巍峨雄壮的气势。老沙伸出一只手来拍了拍达康,老李想了一会儿,也伸出一只手来,在身侧回握住。
“来,1、2、3,茄子!”

“一看您二位就知道关系铁瓷,头都快靠到一起去了。”红马甲照完了相,修图的功夫也不忘侃大山,“要打上日期吗?还可以加点寄语什么的。”
沙瑞金沉思了一小会,“嗯,把日期写上,不过寄语写什么好呢……”
“您可以写xx天安门留念,比如您是当兵的就可以写携战友啥的,您二位是什么关系呀?”
李达康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倒是沙瑞金很坦然的说:“我们是战友关系。”
“这不属实吧?我也没当过兵怎么就成了战友了?”
“我们都是为国家的伟大复兴而在岗位上奋斗,还在一个战壕里,叫战友再好不过了。”沙瑞金笑着说,“小时候陈叔叔家镜框上就有一张他和战友留念的照片,诺,就在这个位置照的,那时候我可羡慕了,一直也想有这么一张,今天也算是圆了这个儿时的梦。咱俩这张回去我也挂镜子上,天天瞅一瞅,美一美~~~”
打了照片,加了塑封,两个人各一份,又要了电子版存在手机里。天空湛蓝,衬衫洁白,两个老干部对着镜头发自内心的微笑,肩并着肩,手挽着手,心也连在一起。沙瑞金摩挲了照片一会儿,抬头看见李达康正悄悄把这张照片设置成手机屏保。他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偷偷摸了摸他的头旋儿。

太阳越升越高,二人也逐渐感受到了帝都“秋老虎”的威力,沙瑞金把袖子挽得老高,依旧抵挡不住汗水滚滚落下,老李出门不便拿他的玻璃水杯,这会儿热的是口干舌燥,直嚷嚷着要水喝。然而买水的地方排着长队,乌压压的,半天也不见动个窝。
老李越排越渴,最后气的直接抓着老沙扭脸走人:“老沙!不买了!直接坐地铁走吧!”
     老沙也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便和达康一起顺着人流出了广场,路边的树荫下散坐着歇脚的游客,有拿着纸箱子的老太太在向他们兜售纪念品。达康漫无目的的观望了一会儿,眼睛突然一亮:
     “哎!老沙!有冰棍儿!”
      原来是一个老太太抱着一纸箱“老冰棍”正四处售卖,问了问价钱倒不算太贵,老沙便上前去买了两根,老李赶紧从老太太手里接过来,一根拧开包装塞进嘴里,另一根趁着凉,直接拿去冰老沙的后脖颈子。
      “沙瑞金同志,这回还热不?”
      “哎李达康昨天晚上是没把你修理够啊!” 沙瑞金把冰棍儿往嘴里一叼,左右开弓,奔着达康腰间的痒痒肉就是一顿咯吱。
      “哎呦……沙、沙书记你饶了我吧!” 李达康连忙求饶,然而依旧躲不过老沙的疯狂攻势,要不是老沙的冰棍儿快化断了,估计今天老李非得咯吱到在地上打滚不可。
      天气炎热,一会儿的功夫冰棍就化成糖水往下滴答,老沙忙着抢救冰棍,嘬了这头,那头又往下滴水,手忙脚乱之下,棍上所剩不多的冰块直接来了个自由落体。
      “哈哈哈哈哈哈!”
老李忙着取笑他,没想到笑着笑着乐极生悲,自己的冰棍儿也“啪叽”一下砸在脚面上。
“嘿!你个冰棍儿居然也打击报复我!”
“行了行了,咱们换个地方再吃也不迟,”在李达康展开对冰棍的批评和自我批评之前,沙瑞金急忙把他拉走,防止老李气头上来,自己也成了批评对象。

帝都地铁服役的年头不短了,尤其是城中心的几条,当时都是人防工程,挖的极深还没有扶梯,新的地铁线为了能无缝衔接地铁网,也是志向深远——几个大站光换乘就得走一公里。老李也懒得认路,两眼一抹黑跟着老沙一路爬高登低,上天入地。在第三轮换乘的时候老李爬不动了,抱着楼梯扶手吭哧吭哧的大喘气。
“回去就是把钱局长给卖喽,也得给我把轻轨八号线装电梯的钱攒出来!哎呦……这么爬可真是要了命了……受不了受不了……”
老沙脑补了一下钱财神爷的生无可恋脸,默默为他默哀了三分钟。

一股劲风迎面从隧道里吹过来,老沙老李二人在站台看着飞驰的车厢倒吸了一口凉气。
“挤上去非变成相片不可……”
“下一趟还这么多人,走吧走吧。”
人挤人,人贴人,老李一个劲的挺胸收腹才勉强没让老沙被门夹住,老沙炽热的胸肌贴在自己的后背上,随着车厢的震动时不时摩擦一下,惹得老李一个劲的往出冒汗。
几站之后情况就更糟糕了,二人被人流裹挟着挤到了车厢里,老李吊着个扶手勉强不至于摔倒,老沙就惨了,被两个大书包夹在中间,站都站不直,不一会儿便一个踉跄,幸好抓住老李皮带上的钥匙扣,才没有飞出去。
“算了,你就扶着我吧,别再摔到下节车厢去。”
老沙当即表示遵从命令,趁机环上老李的细腰。还使个坏心眼,对着老李的耳朵直吹气,“这个扶杆手感可真好~~”
“哎呦!!!”
“要是再调皮,下次就不是踩一脚这么简单了~~~~”老李也有样学样,对着老沙的耳朵根吹了两下。
老沙激灵的又出了不少汗。

终于盼到一个座位,老李当即推了推老沙:“沙丁鱼同志,还不赶紧坐去?”
“你坐吧”
“不,你坐,省得你又乱扶”
“不跟你闹了,你身体弱,你坐”
“你坐”
“你坐”
两个人争执的难解难分,一低头看见一个小萝莉正好奇的盯着这两个神仙打架。
“算了,还是让小朋友坐吧。”两人做出了最终决定。
“哎呀,太感谢您二位了,妞妞,快谢谢爷爷。”
“谢谢爷爷!”“谢谢爷爷!”
沙爷爷/李爷爷:怎么感觉到一股淡淡的忧伤……

直到出站坐电梯的时候,老沙依旧没有从自己已经升级成爷爷辈的忧伤里走出来,老李淡定的开解他:“一个称呼而已,小孩哪分得清,佳佳出门还被孩子叫阿姨呢,你都这个岁数的人了,叫了也不吃亏。”
“沙叔叔和沙爷爷总归还是有区别的嘛……”
“叫沙叔叔有点年轻了,沙爷爷又太老,论年龄的话,叫大大还差不多。”
“你敢叫这个?反正我可不敢……我怕我水表炸”
(小保姆:呀!家里水表怎么坏了!)

这是颇有老北京风味的一条胡同步行街,青砖碧瓦,朱红垂花拱门,和汉东的江南水乡风格大不一样,二人看的新奇,在几百年历史的胡同间走走停停,和普通的游客一样时不时拍个照片,这条街还有几个卖纪念品的小铺,门口的沙燕风筝煞是好看,两人起了兴致,便走进去一一闲逛。
老沙看到小店后面陈列的一堆扇子,兴致盎然的跑过去挑挑拣拣,时不时打开一把看看扇面上的字。看着看着,老沙直接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达康,你看这个!”
     达康转过头来,发现沙瑞金举着把黑底描金的大扇子冲着他直嘚瑟,上面龙飞凤舞写着几个金光闪闪的大字——“朕就是这样汉子!”
     “哈哈哈哈哈!”达康笑的双眼皮都快黏在了一起,“够霸气!像你风格!”
     “等我回汉东在办公室里一扇,老田估计眼珠子都得瞪出来。”
     “还是别买这一把了,太招摇,”达康仔细端详了一下扇面,“这描龙贴金的,不知道的估计得把你当成青帮老大。”
     “应该是沙家浜帮主才对。”老沙恋恋不舍的把扇子放了回去,转头埋进扇子堆,寻找其他中意的扇子去了。
      “来,老沙,你看看这两把,哪个好一些?”达康拆开两把白折纸扇,一一给沙瑞金展示上面的字。
      “立志做一人物”
“戒急用忍”
      “嗯……我觉得立志做一人物那个不错,用笔潇洒,立意也高远,一看这扇子主人就胸怀天下~”
“算了还是要那个戒急用忍吧。”
      “啊?为啥啊?”
      “实在是很难相信你的审美”
      老沙OS: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怎么破……
      
老沙暗自做了会河豚后,又突然想了个鬼点子,眼珠一转,带着坏笑招呼起小店另一边的达康。
“达康,你站那边帮我看看,哪把合适些~” 老沙满脸灿烂的微笑,拆开五六把扇子,给那边的达康一把把的展示
“朕本布衣” 
“朕生平不负人”
“朕就是这样汉子”

“你的名字朕甚喜欢”
“朕亦甚想你”
      达康刚开始还认真的一把把过目,看到后面突然回过神来,感情这沙瑞金又在这儿调情呢!这个臭流氓!

老沙满心欢喜的等着看达康害羞的表情,没想到回过神来,老李正在对面举着把扇子呛他
“不与朕相干”

“朕心寒之极”
“朕实在不知道怎么疼你”
“给人把扇子装回去放好!光天化日的像什么话!”

“哎,达康,我送你个杯子吧,看你平常水杯不离手的,肯定需要这个。”
达康看老沙拿下来个青花瓷带把茶缸,笑着跟老沙解释:“平常我都是拿带盖的水杯的,这种茶缸子只能在办公室里用用,带着不方便。”
“你放你党校宿舍里用也可以嘛~你老说话多喝水很有必要的。”
老李感了兴趣,转过头来细细端详这个杯子,可翻到另一面顿时横眉怒目:“什么玩意儿!”
只见这青花瓷杯壁上一条青绿御批:“朕甚爱饮他”
“这么个玩意我拿出去还有脸见人吗!” 
“要不来这个?”老沙从另一边的架子上拿下来一个搪瓷缸子,上面印着鲜红的红五星和一行大字——“奖给我最贤惠的老婆”
“屁!还不如那个瓷的呢”
“那好,老板帮我打包一下!就要这个瓷的了~”
虽然达康在表情上对这个杯子是无比嫌弃,不过等结完账,他还是无比珍重的把打包好的杯子安置在自己的提包深处。
不过等老沙结扇子账的时候,被达康一把抢了过来。
“你都送我东西了,不行,我也得送你点,才算公平”他三下五除二结完了账,拿着两把扇子捧到老沙面前,“诺,送你的。”
沙瑞金当即决定回去就把这两把扇子供在办公桌上,一天一个,另一个插脖颈子里天天带着,打死都不离手。

走着走着,遇到一家茶叶店,门口的甜香吸引了两个人的目光。原来这家老字号茶叶店在门口开了一个小窗户,卖起了洋玩意——花茶冰激凌,从排队的人来看,生意还挺好。老李想起自己没舔两口便砸了脚的冰棍,残念不已,连忙缠着老沙,要买两个绿茶味的解解气。
“不行,你胃不好,哪能吃那么多冰的。”
“少吃一点呗,没事的,天气那么热,连口解暑的都不让吃,你忍心吗……”
老李死磨半天,老沙终于松了口,冰激凌可以买,不过只许吃半个,老李忙乐颠颠去排队,老沙苦笑了一下,一脸宠溺的看着他的背影。
“真拿你没办法……”

老李悻悻然捧了个黄绿色的冰激凌回来,“唉,绿茶的卖没了,只剩下茉莉花茶味的,也不知道好不好吃。”
“放心好了,不会差的。”
“你吃过?”
“没,不过我挺喜欢喝香片的”老沙对着橱窗里的各色花茶大加评论“大俗即大雅,别看这茉莉香片价格便宜,卖相普通,可茶气足,味道香,高端产品更是名不虚传,一饮过后,唇齿留香……”
“我怎么觉得喝不出区别?”老李舔了两口冰激凌,“能提神不就得了,还搞那么多花花肠子干嘛?你就是给我一千块一斤的茶王,我也得当牛饮。”
“真是茉莉花喂骆驼——”老沙再一次捂住了脸。

“来来,祥子,你也尝尝这个”老李把花茶冰激凌怼到老沙跟前,老沙也好奇这玩意的滋味,忙不迭就着老李的手舔了两口,苦涩清甜,入口回甘,还带着茉莉花和绿茶的暗香,老沙表示十分满意,又多啃了几口。
“哎?等等?我什么时候成祥子了?”
“哈哈,你个傻骆驼~”
老沙还是一头雾水,最后达康绷不住了,一边嘿嘿乐一边给他解释缘由,“不是茉莉花喂骆驼嘛~~~茉莉花你这不正嚼着呢~~~”
“那你是啥?虎妞哇?
“去你的!”
“快给你男人唱段马寡妇开店听听~”
“哪凉快哪儿待着去!”

就着蒜吃了两碗赵德汉同款炸酱面后,两人摸着浑圆的肚皮在胡同里遛弯消食,穿过那些开发好的门面,更加破落也更原汁原味的胡同文化展现在两人面前,红色的搪瓷牌子时不时从某个墙角冒出来,标志着这些胡同的悠久历史。
“刘海胡同,嘿嘿,这名字有意思”
“三不老胡同,这肯定是块风水宝地”
“棉花胡同~”
“苇坑胡同~”
“噗,居然还有叫这种名字的!达康你看!”
“簸箩仓——胡同,嗯,这一看就是劳动人民的聚居地”老李嘴上应付着老沙的话,目光却四处打量起了周围环境,这种老旧城区,不拆影响城市发展规划,拆吧,又都是文物,就比如说京州的那片旧城,真拆迁队一来,汉大的那堆教授非联名上书不可。
“这种老城区古建整治起来可有点难度啊……”老李摸着下巴,盯着影壁上的三大排电表陷入了沉思。这样一个两进的破败院子,电表足足有十五个,可以想象得有多少户挤在这样糟糕的环境里居住。
老李突然灵机一动,想出了个绝佳的点子,连忙拉着老沙的袖子汇报工作“哎,对了,沙书记,咱们汉东是不是可以这样来……”,
“又想让省财政掏钱了是不是?”
“哪能让咱们全掏呀,”老李叉着腰指了指大院门口的石鼓,“文物局起码得出一半,到时候让他们出大头,咱们出小头……”
“我的达康同志啊,可真有你的~”

两人就城建规划和文物保护方面进行了一番深入的讨论,聊着聊着就忘了路,直到老李激动之下一脚踩空,差点撞到电线杆子上,这场双人会议才暂时告一段落。
“好啦,咱们是出来旅游的,工作的事情先放一放。”
老李讪讪然笑了,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耳朵,盯着自己的手指尖,自言自语道:
“我呀,忙了一辈子,可真到能休息的时候,心却怎么也放不下……”

“咱们这是走到哪了?”老沙望着面前的死胡同一脸懵逼。两人忙着谈工作,竟忘了方向,小胡同又是个顶个的哩楞歪斜,这下好了,直接来了个找不着北。
“你问我我问谁啊!我又不认识路。”
“哎呀,这回可真是迷失在百花深处了”老沙迷了路,没觉得懊丧,反倒突然想起前几年挺火的一首小曲,兴致盎然的哼了起来:“One Night in北京,我留下许多情……”
“您这向导当得可不太称职,都快把人带沟里去了。”
“谁让真正称职的向导不认识路呢~”老沙坏笑着耸了耸肩
      
老李懒得和他在这酸,看见旁边大槐树下有个小卖铺,连忙两步跑过去找老板问路。
“这儿就是那北京一夜里唱的那个百花深处,您往东走,再南转就看见大马路了,那边有公交车能到地铁。”大爷热心的拿着蒲扇给老李比划方向。
“行,谢谢您,顺便帮我拿根冰棍。”
“你还吃!胃不疼了又想作死是不是!”愣神的老沙听见冰棍二字,眼睛顿时瞪得老圆。
“这会儿就别专政了吧,我这汗出的衣服都快拓透了,你难道不嫌热?”老李拎了拎自己被汗浸透而紧贴在腰窝上的衬衫,看得老沙口干舌燥,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热,是有点热……”

大爷贴心的给了二人一根北冰洋双棒,老沙三下五除二拆开包装,正准备掰的时候,被老李一把截了胡,老李冲他笑笑,然后各种捋胳膊挽袖子:“等会儿,看我给你掰一个,让你见识见识我修行多年练出来的手艺。”
“咔——”
“哎呀,掰坏了……”
老李望着手中一大一小两个冰棍,和老沙一块大眼瞪小眼。
“没事,这么分正好,你还能少吃点。”
“凭啥啊!不行,我要大的!”
“不许!”
一向秉承实干精神的老李直接上手,老沙连忙夺过大的那块一把塞嘴里才断了老李念想。“说不让多吃就不能多吃。你得听话。”
老李闷闷不乐的舔着手里的小冰棍,然后点了点头。

装B一时爽,过后泪满场,老沙的夫纲振了还不到几分钟,脸上就挂不住了,原来是刚才冰棍塞的太急,一大块冰一时半会含不化,这下把老沙冻得是龇牙咧嘴,眼泪汪汪。
偏偏老李还在旁边笑眯眯的幸灾乐祸:“怎么了?牙疼?”
“唔嗯嗯……”
“我听说牙疼的时候拿冰一镇就好,你忍忍啊,一会儿就不疼了~~~”
“唔呜呜呜……”老沙泪花闪闪。

毕竟还是心疼枕边人的,欣赏了一会儿老沙可怜兮兮的吃瘪样子之后,老李忍不住悄咪咪的把人拉到墙角,
“还疼吗?”
“呜……”
“行了,不欺负你了。”老李看看四周,没什么人,便扶着他的肩膀按在墙上,轻轻吻住他的嘴唇,撬开他的牙关,把那块罪魁祸首勾进自己嘴里。
老沙胸口砰砰直跳,忍不住去尝老李的味道,凉凉的,甜甜的,就像嘴里那块奶油冰棍一样。两个人的体温使得寒冰渐渐融化,使得这个吻更加香甜,二人互相吮吸着对方,一大块冰棍就在这样的礼尚往来中,一点点的被分享掉了。
老沙气喘吁吁的抬起头,望着脸颊通红的老李傻笑:“不疼了哎~”
老李红着脸啐了他一口,别过脸去,不愿意跟这个大傻子说话。

老李脸皮薄,老沙也由着他别扭,美滋滋挂在身上揩油,可没想到气还没喘匀的功夫,老李就连捅自己腰侧好几下。
“达康,你别捅我啊”
“你转过来……”
老沙狐疑的转过脸来,看见老李望着前方愣在当场,而正前方的胡同口,一个戴着红袖标的居委会大妈正瞪着这对缠绵的狗男男,下巴都快掉到了地上。三个人六目相对,目瞪狗呆。
“愣着干嘛!快跑哇!”
趁着大妈还没反应过来的功夫,老李抓起老沙的后脖领子拔腿就跑,老沙这个久经锻炼的家伙,这会儿愣是跑不过他。最后一路狂奔到大街上这才停下来。
老李一屁股跌坐在人家宅子大门的上马石上,喘了大半天才把气捋匀。老沙也占了一个石鼓,一边喘一边乐。
“得亏不是朝阳群众,不然明天就得上头条。”
“听说这西城大妈比朝阳群众还可怕,完了完了……这下被她全看见了。”
“怕个啥?叫人看见了又如何,难不成各个跟老田似的棒打鸳鸯不成?”
“……”
田国富:阿嚏!

“可惜今天时间不够,不然这附近还有不少故居景点呢,挺值得逛一逛的。你这段时间在帝都进修,有时间可以出来走走看看。”
“成绩不好,哪有时间出来玩,”老李撇了撇嘴,“当初在美国进修的时候,高育良那么有闲情逸致的人,不照样闷着头苦学,连他最喜欢的莎翁剧巡演都没赶上。”
“对高育良这么牵肠挂肚的啊……”
“哎呦~怎么酸溜溜的?谁家醋瓶子倒了?”老李调笑他。
“我酸?好啊,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真正的酸!”
老沙抓着老李划开两辆共享单车,骑上去带着李达康穿街走巷,最后轻车熟路地停在胡同口的一家小店前。一边锁车一边对着大堂里面吆喝。
“老板!豆汁儿焦圈就水萝卜疙瘩!”
“来几份啊您嘞?”
老沙刚想说话,被老李一把捂住了嘴。
“我们两个一人一份~”
“好嘞!”
老沙坑人不成,自己还躺了枪。老李看着老沙的一副苦瓜脸,扑哧一声笑出了声。
“知道你没安好心想灌我,这玩意啊,咱俩一起喝~看你还能有什么话说。”
老沙OS:我干嘛要作这个死……

不一会儿,两碗灰绿色的汁水就着焦圈被端上了桌。老李一闻那个味道,脸都绿了。
“这什么玩意儿?怎么一股酸泔水味?”
“这就是帝都著名小吃——豆汁儿,而且还是最正宗的那种,”大堂里人不多,闲着的伙计颇为自豪的给两个外来的老干部解说起来,“外面大店卖的都没有这儿的好,尤其是护国寺的那个,叫豆水儿还差不多,稀得都能照镜子了。”
老李狐疑的凑过去闻了闻,被呛得一个跟头。
“来来,沙书记,你官大,你得起模范带头表率作用。”老李赶紧把面前这一碗推到老沙跟前,捏着鼻子看他好戏。
老沙本来是想捉弄老李让他吃瘪的,没想到自己先进了套。这哪行呢,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不把戏做足怎么让老李着道。老沙本着英勇就义的精神一口气灌下小半碗,完了还把戏做足,装出一副回味悠长的样子。
“哎呀,这个味道,真是毕生难忘……”
老李见老沙喝得爽快,放下戒备来,也大胆的尝了一口。
“这是涮抹布水吧……”老李皱着眉头往下咽,“怎么办,喝完了感觉更像了”
“可以说的文艺一点嘛,比如称之为一股恋爱的酸臭味~”
“噗嗤……哈哈哈哈哈哈噗!”
这个笑话让豆汁儿都不再那么难以下咽了,老李笑了一会儿后,低下头,专心致志的对自己那碗豆汁发起了攻势,老沙躲在碗后望着对面皱着眉头小口小口吸溜豆汁儿的老李,偷偷的憋着乐,这个家伙怎么能那么可爱呢?

“行了行了,实在喝不下去就撂那吧,头回喝的没几个受得了的。”老沙想起自己头回喝豆汁的样子,忍不住笑的前仰后合。
“当时我一个北京的战友拉我来这,说是带我感受一下帝都风情,之后给我要了三大碗,说是本地风俗三碗不过岗……”
老李扶着凳子,差点没笑到地上去。
“这个鸡枞!要不是我后来也报了仇,不然啊,见他一次打一次!”
“你还报仇?这么小心眼啊?”
“我要灌你三碗你不报仇?”
“我现在就挺想报仇的怎么办……我一定是脑子进水了跑这么远来跟这个大傻子喝这种东西!”
“来来来,咱们一起傻,一起喝~”

“哎,对了,那你后来是怎么找回场子来的?”
“我啊,后来请他去吃折耳根~不吃掉一盘不许走~~~~你是没看到现场啊,简直比祁厅长哭坟还壮观!”
“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一碗下去,大汗淋漓,,只觉神清气爽,暑气全消。老沙看了看时间还算充裕,便带着老李奔向今天最后一个也是最重要的景点——颐和园。时至午后,游客少了很多,二人没费什么力气就买到了票,伴着稀稀拉拉的游客参观了几个地方后,波光荡漾的昆明湖一下子映入二人的眼帘。
“真是“微风拂面除乏意,柳叶飘飞驻岸头”啊。”达康撩起吹拂于眼前的柳枝,随口吟了两句诗,然后靠在岸边的汉白玉栏杆上,专心致志远眺玉泉山上的玉峰塔。
“‘省委一支笔’功力不减当年!”
老李有点小得意的扬了扬头,显然这句话很受用。 “几千份报告磨出来的,能差得了吗~”
“那我来考考你好了。”老沙起了兴致,也贴到栏杆上,往达康身边凑。“虹卧石梁,岸隐长风吹不断”
“波回兰桨,影翻明月照空还。”老李羡慕的环看湖上飘荡的游船,仿佛自己也已经荡漾在凉风习习的湖面上。
“美景配佳人,不虚此行。”两人轻松的倚着栏杆,仿佛又回到了林城的环湖路上,不过这次没有了左右为难的话题和如履薄冰的汇报, 气氛轻快的让人想飘起来。

“一说波回兰桨,我就有点想划船了。”老李闭上眼,轻轻感受着迎面吹来的凉风。“一定很凉快的吧。”
“正好,那里就有一个船坞,”老沙指了指画廊旁边的一栋小楼,四周荷花荡漾,“走,咱们看看去。”
不过在租船的时候,二人的意见发生了分歧。老李看着闪闪亮的新电动船直流口水,可老沙坚持要租更袖珍一些的脚踏船。
“脚踏船多累呢,不要”
“可是电动船要六个人挤一队才能出发,价格还贵。”(一会儿在湖上带着四个大电灯泡你让我怎么上下其手啊喂!)
“要租你租,反正我不蹬,累死了。”
“行,我蹬就我蹬,你坐着享受就行。”

“来,再蹬两圈!”老李靠着栏杆,美滋滋的嘬着瓶冰镇北冰洋坐看风景,老沙就惨了,满头大汗的蹬着脚踏板,这跟拉板车的又有啥区别?拉板车的好歹还有两块大洋可赚呢,自己这个不但没钱赚,一停下后面的主顾还会冷嘲热讽。
“哎呦,这么快就不行了?刚才谁说的要蹬船来着?”
“达康你@#¥%&*……”

一圈游览下来,老沙的腿也算是废掉了,看着前方的泊船码头,他仿佛看到了救星一样,拼上最后的一点力气往前蹬,只求赶快脱离苦海。
“哎呀,我们这里是电动船码头,不能还脚踏船的。”
老李从船舱中探出头来,“那脚踏船的码头在哪里呀?”
工作人员指了一个标准的对角线:“在湖对面,您看,那个镶龙头的长杆那里就是。”
艹!刚刚从那边蹬过来!
“沙书记,反正从哪边走都不近,要不咱们顺着西堤再游一圈?”
“@#¥%&*……”
“沙书记您还行吗?”
“你……你行我就行!”
老沙泪流满面吟诗一首:怕冷不当共产党,怕死不吃冰激凌!

等还完了船,老沙的两条腿也已经软的跟面条差不多了,得亏他平时勤于锻炼,还算有把子力气,不至于累瘫在地,可老李低头数了数手里联票上打的眼,盯着门票地图上最后一个没有攻略的点。
“呀……佛香阁咱们还没去呢……”
老沙望着远处万寿山上的空中楼阁,感觉自己今天一条老命怕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佛香阁坐落于万寿山半山腰上,俯瞰颐和园全景,风水可谓绝佳,然而爬上去可就乐子大了,千级台阶盘旋迂回,越高越陡。路程爬到一半,老沙连腿都快抬不起来了,老李刚开始还兴致盎然的往上跑,过了一会儿不小心往下望了一眼后,挂在老沙身上打死也不敢撒手。

“沙书记我觉得共产党员应该远离封建迷信……”
“听说这后面有家驴肉火烧不错,嗯,要不……”
“要不咱们下去吧。”沙李二人不约而同的开了口。
“哎!达康/老沙原来你也这么想!”
“说实话,我这蹬的腿都软了,哪还有劲往上爬。”
“我恐高……”
“那咱俩干嘛还闷着头吭哧吭哧爬那么久?”
“不好意思说呗……我以为你想上来逛,不想坏你兴致。”
“我也以为你想看……就舍命陪君子了。”
老沙望着一路硬着头皮爬上来的上千级陡峭台阶,简直是欲哭无泪。

老沙叉着腰站在矮墙边歇气,想想自己傻不拉几的卖了一天苦力,气的头顶噗噗直冒烟。
“沙……沙书记,你别站墙边上,太危险了……”
老沙转过头来,发现李达康一脸惊恐的望着自己,想上前拉人,却被吓得迈不开步子。
“达康你怎么了!”老沙两步跑过去,把颤颤巍巍的老李一把扶住。
“太高……不小心往下望了眼,腿软了……”
“你早说啊!吓死我了!”
“这么大人了还恐高……说出来怪丢人的。”老李捂着脸,不敢直视老沙的目光。
“那还愣着干什么?”老沙扽着达康的胳膊就噔噔瞪往台阶下跑。“恐高还往山顶爬?赶紧下去啊!”
“哎!沙书记!你、你慢点!!!太高了!!!要摔下去了啊啊啊啊啊啊!!!!!!”

老李吓得腿软,老沙累的腿软,最后两个软脚虾互相搀扶着,终于哆哆嗦嗦的下了山。此时太阳渐落,暑气消散,已是夕阳西下。老沙扶着老李,把他安顿进湖边的长椅上,然后一屁股瘫坐在老李身边。昆明湖水倒映着灿烂的夕阳,荡漾着金色的光辉,湖面上吹来的凉风吹去身上的薄汗,金红色的阳光不再如白天那样热辣,轻柔的洒在两个老干部身上。

沙瑞金想起年少时看过的一首诗,名字叫《美好的事儿》,“隔着西堤上的柳树看远处的玉泉山,透过你的头发看你的脸……”而此时此刻,坐在湖边的长椅上,望着身边人毛茸茸的短发被夕阳镶上金色的光圈……还能有什么比这更美好的?
这样的场景老沙不止幻想过一两次,可真的置身于其中,望着眼前纷飞的柳枝,吹着湖水荡漾来的凉风,老沙突然感觉美好的不真实起来,他掐了掐自己,又轻轻抚上李达康的脸颊,触感是温热的,柔软的,应该不是在做梦。
“怎么了?”
“太美了,美的不像真实,感觉就像是做梦一样,仿佛松开手,你就飞走了……”老沙痴痴呓语道。

“你个大傻子,又胡思乱想,”老李回握住沙瑞金抚在自己脸颊的手,抓着他放在自己鬓角旁摩挲。然后抽出手,也去轻抚沙瑞金的眉眼。
沙瑞金的担心不无道理,几个月前,一场可怕的大病差点夺去了李达康的性命,医生们拼劲全力才将他从死神手里抢回来。沙瑞金为此一夜白头。李达康虽认真的掩藏着自己的病容,假装这一切都没发生过,可心脏里的几个支架总是横亘在胸口,闷闷的跳动着。沉默地提醒二人生命的脆弱。
于是便有了这场十八相送。沙瑞金为达康申请了党校进修的名额。推掉了无数应酬,一路千里护送至帝都脚下。剩下最后一天的空闲,二人谁也不愿提起分别这个字眼,便约定好在帝都游玩一日,忘掉那些烦心事,专心致志地享受难得的美好时光。
抛开身上耀眼的官职和沉重的职责,沙瑞金和李达康装作两个普通人,在这个陌生的国际化大都市享受着偷来的一丝闲逸。卸下一霸手面具的沙瑞金像个贪玩的孩子,在这个没人认识他的地方,尽情的与爱人嬉笑打闹。李达康也不再绷着严肃的神经。一点一点融化出他内心深处的缕缕柔情。

两个人依偎在长椅上,伴着渐渐暗下去的天光,默默地互诉着衷肠。
“这么晚了呀……”
“没事,这块晚上八点才清场呢,不会被关里面的。
“明天还要报道呢……”
“咱们今天晚上直接住这附近,党校就在对面,溜达着就能到。”
“行李还没收拾好……”
“没事,还有一整天,明天起了床慢慢整理。”
……

“明天我就要走了……”
“嗯”
“记得好好吃饭,你胃不好,千万别再凑合了。”
“嗯”
“帝都秋天冷,衣服要按时添,你身体弱,别贪凉。”
“嗯”
“药都带上了吗?记得每个月去医院开新的,不要断。”
“好”
“茶叶水别太浓了,尤其别就着茶水吃药,你一忙就什么都不管不顾……这个说什么也得记着。”
“放心,会记住的”
……

“我还要沙李配呢,你要是胖不回来,我回去就罚你!”
“你要是不好好护着汉东省的GDP,等回去任了省长,看我怎么收拾你!”
“那就说定了!我的李省长!”
“一言为定!我的沙书记!”

“照顾好自己……”
“嗯,我会的……”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再怎样舍不得,明天无论如何也得走了。明天过后,二人就要天各一方,不知何时才能相见。沙瑞金要穿戴起满身的铠甲,变回那个无欲则刚的封疆大吏。再也不能向任何人袒露脆弱的心扉。李达康要强撑起大病初愈的单薄身躯,孑然一身的漂泊在异地他乡。前方的道路是艰苦的,小道狭窄,荆棘丛生,疾病,天灾,人祸,哪一个都有可能使沙李配化为泡影。可能……可能……老沙不知怎的,鼻子突然一酸。他转过脸去,揉了揉发红的眼圈,阻止自己去想那些个可怕的可能。
“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呀……”
这如梦境般的闲逸仿佛是偷来的一样,一眨眼,就要从指尖溜走了。

有人说在心爱的人面前,男人就会显现出孩子气的一面。看着卸下了成熟稳重的那层铠甲后患得患失的孩子气老沙,达康的表情也温柔了许多,他悄悄伸出胳膊,拍了拍老沙的后背安慰他,又搂住了老沙的肩膀,轻轻靠在他身上。

“‘要来的早晚会来’,自然规律,没什么可难过的。”老李坦然的望着远方的玉泉山,过了一会儿又转过头来,露出温柔的微笑。 “可你知道它的下一句是什么吗?”
老沙偏过头,轻轻碰了碰老李的额头,等着他的答案。
“想爱的——尽管去爱。”
李达康含着笑看着沙瑞金的眼睛,仿佛要把他镌刻进自己的心里去。
“我爱你”

哪怕是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老李又做出那个标志性的动作了,他左看看,右看看,确保四周的游客不会注意到他俩。老沙隐约猜到了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心脏开始不争气的狂跳起来。

几个嬉戏的孩子不知何时跑到了二人的长椅附近,盯着这两个勾肩搭背的老干部,好奇的看来看去,老李忙不迭红着脸把他们往远处轰。
“去去去,边儿待着去,小屁孩看什么看!”
“我们都七岁了,又不是幼儿园小孩儿,凭什么不许看?”
“我亲我男人,你们要看啊?”
小孩子们“哇”的一声尖叫,立马捂着眼睛四处逃窜。
有几个胆子大的淘气鬼,一边跑还一边偷偷回头,从指缝里往外望,然而老李一个个的给瞪了回去,直到他们都跑远了,这才回过头来,看着老沙的表情从淡定逐渐变得慌乱,红晕一点点上升到两个人的脸上。
老沙感觉自己仿佛又变成了几十年前那个懵懵懂懂的毛头小伙子,盯着近在咫尺的暗恋对象,慌得手足无措,一颗心都快要跳出腔子来。最后他想起儿时老电影里姑娘等待心爱的小伙亲吻时的神情,也学着那个样子,缓缓地闭上了眼。

黑暗中他慢慢感觉到一双柔软的唇瓣落在自己的唇上,凉凉的,甜甜的,还带着清凉的薄荷须后水味。是了,这是他的达康,他决心共度后半生的爱人,他的笑容,他的气味,没有人能够替代。老沙轻轻噬咬他的唇瓣,将他搂在怀里,对面的人也配合的伸出舌尖,叩开他的牙关,主动加深了这个吻。身份的阻碍算什么,千万里的距离又算什么?哪怕是再无情的时间袭来,所有人都归于尘土。这一份深沉的情感也默默存在于天地间,不会因为时间而消散。

夕阳归隐,明月东升,长椅上的两个人深情拥吻在一起,缠绵悱恻,仿佛忘记了时间的存在。西堤的清风挥舞着杨柳,也吹动二人的发丝和衣角,昆明湖水默默见证了这一切,和渐升的明月一起,为这对深爱的人保守秘密。

“不想再问你/
你到底在何方/
  不想再思量/
  你能否归来嘛

  想着你的心/
  想着你的脸/
  想捧在胸口/
  能不放就不放……





“One Night in北京,我留下许多情
不敢在午夜问路,怕走到了百花深处

“One Night in北京,你可别喝太多酒
走在地安门外,没有人不动真情……”

              帝都游记【完】

评论(23)

热度(102)

  1. 我就是人京州市地铁运营公司 转载了此文字
    其实老李和老沙的道路还很艰难漫长,这才仅仅是第一关,如果老李的身体无法在一年内恢复到之前水平,很有可...
  2. 白嫖京州市地铁运营公司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超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