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州市地铁运营公司

【沙李/游记大逃猜/第二篇】雨中登泰山记

【沙李/游记大逃猜/第二篇】雨中登泰山记

本次逃猜参与人员有: @沛然于東  @暮爵  @洞庭水上一株桐  @穆辰岚  @我就是人  @村口陈二  @Endpunkt @袭嬅     今天码字了吗?  @墨 

 

第二篇情景相融,隽永绵长,大家猜一猜是哪位有才的太太~~

 

 

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

惜乎来去匆匆,每次都看着巍峨的泰山在车窗外绵延而过。从北京开会回来,难得有时间,更兼秋高气爽,携美,错了错了,携友同行,是难得的登山好时光。

“住宿吗?还要耽搁一天。”李达康对登山这事儿不太感冒,旅途辛劳,想赶紧回京州歇着。

“不用住,我们今晚连夜上山,明天看了日出下来。高铁快的很,下午就能到京州。”

李达康听着沙瑞金的计划,心里有点发虚,为自己的体力暗暗捏了一把汗,但看着兴致颇高的沙瑞金,罢了,就当舍命陪君子吧。

让随行人员先行回去,二人在泰安站下车,也没有惊动当地人员。

坐在公交车上

“沙书记,您这可是白龙鱼服。”李达康借着玩笑掩下隐隐的担忧:“当心困于豫且。”

“哪里还另有豫且,我早被豫且困住了。”沙瑞金安抚似的,在座位下紧紧握了他的手。

秋日的暖阳透过车窗,如同沙瑞金此刻的笑容,照的人耳根微微发烫。李达康转过脸,天空湛蓝,山似乎离的很近,仿佛能清晰的看到嶙峋岩石的纹路,大地虬壮的肌理。

二人在市中心下车,买了一个登山包,两件轻便的羽绒服,登山鞋,压缩饼干,水,手电筒。沙瑞金本来还想再带个帐篷,被李达康极力劝阻:“东西够沉了。等爬累了恨不得要割肉轻几斤,还背帐篷。不是,沙书记,我不是不信任您能力,咱毕竟不是小年轻了,又坐一天车……帐篷根本用不着……你要是上不到山顶上不是更白背……”

沙瑞金表示,应该充分听取党内同志的意见,不带就不带吧,反正带了也是我背。

东西都准备好,两人休息一会儿。晚上十点半,打车去了红门。

司机看他们的装备,问:“来爬泰山啊?”

“是。”沙瑞金应道。

“嘿,我听天气预报说今晚上有雨呢。”

“是吗?”沙瑞金低头看手机:“还真是……预报小到中雨。”

“来都来了。”李达康出声道:“小雨能多大影响。”

“也是。”沙瑞金道:“我们下车再买把伞。”

“这么晚了,还去哪儿买?卖伞的不早关门了?”李达康一副你净想好事儿的表情。

“放心,买伞的决少不了。”司机扫地僧一样嘿嘿笑着。

司机说的真没错,也不知是平时常备着,还是听了天气预报另加的,一路隔三差五卖伞的,卖雨衣的,质量稀松,价格死贵。他们虽然一遇见就买了,但李达康还是一路走一路问,越往上走价格越贵。

“窥斑知豹,你看旅游区这些乱象。”李达康对沙瑞金道:“见贤思齐,见不贤自勉,这种事儿,京州景区也少不了。”

“嗯,这已经是普遍现象了。”沙瑞金点头:“京州还算得上规范。汉东的旅游业也该整改了,不真动刀子让他们知道疼,一二三产业融合就永远是个口号。”

两人一路聊着,到了红门。

排队买票,天气预报并没有对十一黄金周的旅客流量造成什么影响,依然排了长长的队伍。对于此情此景,李达康事后回想起来评价曰:“理解不了这些人们咋想的!但我当时绝对是脑子抽筋儿!”

 

进了山门,开始是一路平缓的上坡。一段小土路,路两旁是石头砌起的约莫小腿高的矮墙,矮墙外就是未开发的沟壑。两旁黑黢黢的,李达康用手电照过去,白光顺着树梢、树干、树根,滑道树根下的山石。北方的山与南方不同,南方山秀气,树秀气,郁郁葱葱的树下是厚厚的泥土,芬芳湿润。北方的山上难得见着泥土,树木都从石头缝里长出来,根艰难的向下寻觅,树努力的向上生长,那些弯曲变形的枝干里,蕴藏着巨大生命的力量。

不服输。

高处不时响起喊山的长啸,点点白光偶尔扫过林翳。

天地不仁,苍生多情。

 

上到中天门时,起了风。

从中天门回望城市的灯火,整个城市静静的睡在大山的臂弯里。

“可惜呀,”李达康道:“京州没有这么高的山。不然,京州,得多好看。”

“哈哈,”沙瑞金知道他的心思,忍不住笑:“你这就是看别人家孩子怎么都不如自己家孩子好。”

两人在中天门歇脚的功夫,风越来越大,吹的人东倒西歪,山雨仿佛顷刻就到。小店住宿的价格也从一人10块一路飙到一人两百,看那架势还要分分钟往上涨。

“这都是什么人呐!”李达康点着这些人对沙瑞金道,面对沙瑞金询问的眼神,豪气干云:“走,往上爬!”

沙瑞金也不想在这儿住,半途而废,算个什么事儿呢。与天斗,其乐无穷,一场雨难道就能阻止攀登的脚步,况且还是一场没有下下来的雨。

过了中天门,竟有一段平缓的下坡,然而过了这段下坡,山势却忽然陡峭,上升的坡度越来越大。

李达康早已没有了说话的心思,沙瑞金听着他呼吸越来越急促,放缓步子,伸出手:“我拉着你。别着急,我们有的是时间。把气儿喘匀,缓缓走。”

两个人滚烫的手心贴在一起,带着微微汗意。

夜色深重,呼吸相闻。

一道闪电划过天空,照亮整个山头,也照出十指相扣的双手。

轰隆隆!

雷声隔着头皮滚动。

雨,终于下了下来。

“沙瑞金,你TM给老子说这叫小到中雨。”

李达康摸一把脸上的水,闪电一个接一个,像是给泰山照相开的闪光灯,偶尔一道闪电划过,仿佛就打在脸前的岩石上,伞面被炸雷震的颤颤巍巍嗡嗡作响,好像下一刻就要接不住这汹涌的雷声,直连同暴雨一起,要滚落到身上。雨伞根本没有用,那一层塑料纸的雨衣早就烂了,索性让沙瑞金拿来裹了背包。

身上里里外外全湿了,站在五大夫松下,李达康道:“当年秦始皇遇到的雨要是跟咱今天一样,这棵树绝对混不上五大夫。不被砍了算它命大。”

沙瑞金抬头看了看稀疏的树冠:“不一定。说不定那时候还年轻,头发正多。不像现在,老了秃顶。”

“噗。”李达康没忍住,笑着作势拱手:“您老深藏不漏,是在下输了。”

在树下也享受不到秦始皇的待遇,两人继续往上走。遇到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不过这个天气,大家都互相扶持,互相帮助,他们两个牵着的手,倒也不显得那么突兀。

到了斗母宫,有一处平地,雨势渐渐小了,黑暗里能看到很多隐隐约约的人影。

“在这儿歇一下吧。”

     李达康点点头,接过沙瑞金递过来的水喝了一口。

     周围有人说:“这就是泰山老奶奶,快许愿。”

     “达康同志,许个愿吧。”沙瑞金笑道。

     “你一共产党员……”

      沙瑞金温热的手指轻轻点在他唇上:“不可全信,也不可不信。就当是敬畏自然。”

 “我听说……”李达康指指上头。

 “不知道,老人家确实8几年来过一次,零几年又来了一次。”沙瑞金笑:“反正无可无不可,既然来了,我可要许个愿。哪怕许个让这雨早点停呢。”

看沙瑞金真闭上了眼双手合十,李达康也闭上了眼。

秋雨打在他的脸上,那年金山的泥泞路上,那年吕州月牙湖旁,那年林城破败开发区的堤岸,他也是这般站在秋雨里,一步步走来,李达康想,尽人事,听天命,我争的,从来都是自己手里能握的住的那七分,如果许愿,不求虚妄,但求……

————

李达康心情激荡,不由张开双臂仰天长啸,自己这一路走来,从金山,到吕州,到林城,到京州,步步荆棘,处处路转峰回,每每险要处绝处逢生,恪尽人事,何惧天命!

 

歇了一会儿,雷电未消,雨却停了。两人继续往上走。出了那个环境,回想自己刚才的反应,李达康老脸略红,好在沙瑞金什么也没说,只是笑着牵着他继续往前走。

闷头走了一会儿,就看见山势陡然折起,十八盘在望。

抓着铁栏杆往上走了一段,离布满黑云的天空越来越近。沙瑞金从背包里翻出两层油布:“缠在手上吧,防导电。万一闪电劈栏杆上……”

看李达康那一脸无语的样子,沙瑞金道:“行啦,慰情聊胜无。”

沙瑞金梳的整齐光亮的头发早就一缕一缕的垂下来,衣裳紧紧的贴在身上,两人都是一副狼狈样。

忽然看到旁边山道上有人抬着军大衣气喘吁吁往上走,在恨不得割两斤肉让负重减少的十八盘,军大衣本来就沉,又浸透了水……

哈哈哈哈

如此天气,赶上了,谁又比谁强多少

两人在“你看看,他们比我们还惨”“哈哈哈哈你看那儿,他们更惨”,一路比惨的“欢乐”气氛中到了南天门。

下过雨,山顶雾气湿重,举手投足带动周遭薄雾流转缭绕,在蒙蒙亮的天光中走过长长天街,南天门,直如九重天上的南天门。

“去探海石那边看看吧。”

看不到日出,云海也是难得的景致。

两人裹着羽绒服,天上又下起小雨。路滑,没有太靠近。雨越下越大,只得掉头往回走。玉皇顶门洞中避雨的人越来越多,两人松开手,沙瑞金往外处移了移,渐渐移到最外边,李达康也慢慢移了出来。羽绒服早就湿透了,冷风一吹,牙关直打颤。竟然又下起了冰雹,噼里啪啦在石阶上高高弹起,打在身上打的生疼。

身后人群挤来挤去,感觉有人拍了拍肩。

“您往里站。”一个小伙子对沙瑞金道。

“不用。”

“没事儿,我们年轻。”小伙子眉眼弯弯。

“别不服老啊~”李达康笑着道了谢,拉沙瑞金后退了一步。

最外面几乎全是年轻人,再往里去有孩子,有老弱,沙瑞金与李达康相视一笑,退了一步,果然暖和不少,给他们遮风挡雨的,下一代,是希望。

等了一会儿,冰雹停了,雨势渐小。

“不行,得下。”李达康觉得自己的体力和热量都在迅速流逝,身上肌肉不受控制的跳动。不能等了,越拖越下不去。

“你还行吗?”他问沙瑞金。

“不行也得行。”沙瑞金道:“我可不想这样子上新闻联播。”

“某月某日泰山上被困群众,镜头扫过,出现沙瑞金的脸。”

“哈哈,我也不想上这种新闻联播。走了。”

两人复又牵起手,沙瑞金手指温凉,手心还带点热度,李达康的手指手心早已是冰凉一片。

整座山被大雨洗过,处处透着氤氲的水汽,山坳里蒸腾起出岫的白云,树叶嫩的发亮,山上处处挂着瀑布,上山的石阶都成了巨大的瀑布。水流没过脚腕,从山顶奔流而下。

看不见台阶,两人牵着手摸索着向下走。

 

巍巍乎高山,浩浩乎流水。

执子之手,风雨偕行。

评论(12)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