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州市地铁运营公司

【白金/大逃猜】开往春天的地铁·番外

一个白金篇番外,来自 @Endpunkt 

老白今天从地铁站走出来时已经快到9点,虽说错过了晚高峰,站里还是有不少人,他记起来——又到周五了,时间过得还挺快。

老白其实不老,去年过的二十五,他喜欢这么叫自己,特别是早上起来摸着下巴上新长出来的胡茬,带着点自嘲的意味。日子一天天地过,事儿照例没办成几件,早叫晚叫都无所谓的。

他和往常一样经过那个带着吉他坐在站口的年轻人,可又忍不住停下来多看了几眼。站口来来往往的人不少,那个年轻人却偏把吉他放在一边,埋头读一本小说。

这不是放着生意不做吗?

老白观察了一下,年轻人没穿破洞牛仔裤,没打耳钉,没戴项链、戒指、发型很清爽,刘海不过眉,朴素得像个脱下西装的上班族。老白想起来他经常见到这个人,在加班到比今天晚很多的时候:自己从空无一人的地铁站走出来,这人就坐在站口,要不低头调弦,要不就抱着吉他哼几首歌,相比于卖唱,还是自娱自乐的性质多一些。

年轻人似乎察觉到了自己被人观察,抬起头看见老白,笑了一下,有些腼腆。

老白也冲他笑笑,转身走出地铁站。

 

老白每天都坐地铁,从苹果园到西单,起点站坐到终点站。所以他离家很早,回家很晚。有时候他在进站前会回头看眼繁忙的车流,然后再奔向一天伊始的拥挤嘈杂。

周末老白加完班出来,没见着那个年轻人,周末的地铁站是什么时候都有人的,看来他是真不喜欢人多。老白想,这人挺有意思。

 

周一老白又碰见了他,还是老样子,抱着吉他哼小曲儿。老白这次没有径直路过了,他上前去打了个照面。

“你好呀?”

“你好。”年轻人向他微笑。“你每天都做地铁啊?”

“是啊,”老白点点头,“但你没有每天都来?”

“除了周末,我不喜欢人多。”果然。

“可也不能没有听众啊?不然多没意思?”

年轻人笑着低下头,拨了拨弦,唱“或许明天太阳西下倦鸟已归时。”

老白静静地听完,说:“明天见?”

“明天见。”

 

第二天老白给他带了杯咖啡。“我觉得你应该喜欢加点奶的。”

年轻人姓金,23岁,有工作,下班后带着吉他来地点站坐坐,人少的时候唱唱歌,是业余爱好,不在人多的时候开嗓不是因为不好意思,只是觉得在人潮中自己的声音比较多余,性格还不错。

老白叫他小金。

小金说:“有人听也挺好的,老常给自己听怪没意思。”

老白喜欢给他带点夜宵,豆浆啊小笼包什么的,他俩一人一份,坐一起边吃边聊。小金知道老白回家这么晚是为了加班,房子是租的,加班是为了买辆车,没有女朋友。

“为什么偏要买车?路上那么堵,还不如坐地铁。”小金嚼着小笼包问。

“嗨……总得有个目标吧,买车比找女朋友容易。”老白摆摆手,“唱支歌吧。”

小金清了清嗓子,唱了首《十点半的地铁》。

 

老白每日早出晚归还是有成效的,买车的前眼看着就要齐了,他兴奋地塞给小金一沓4S店的宣传册,“看看,怎么样?”

“哎哟,可以啊哥,还是越野呢!你买这么好的车堵路上?”

老白笑着,我就喜欢这种,说了你也不明白。

站外,马路像颟顸辊动的大都市动脉,车灯耀眼,从中流过。

事情往往没法顺利完成的,捉弄人是命运改不掉的恶习

 

老白在年关前和一个姑娘好上了,一拍即合如胶似漆,晚上班都不加了陪着姑娘约会看电影逛街。买了包买了衣服买了香水化妆品,连戒指都订好了,年二十九信心十足地被带去见她爸妈,见完,分了。

年三十晚上,老白拎着半打啤酒摇摇晃晃走进站口,小金还坐在那儿,抬头看他一眼,低头调弦。

“我就知道,嗝,你在这儿。”

“我就知道你会来。”

小金开了一罐,仰头灌下去半听。“姑娘?”

“……分了。”

“车呢?”

“……”老白愣了半晌,摇头。

小金掏出钱包,翻出来一张缩印的小照片,拿给老白看。

“这还是大学时候,我和我初恋。”

老白对着照片上小金发型打嗝笑了足足五分钟。

“后来毕业时候分了……好了别笑啦!”

“来来来,唱歌唱歌。”

他俩在空荡荡的地铁里吼《花房姑娘》,“我就要回到老地方!我就要走——在老路上——”

“白哥,我请你坐一次地铁吧,从苹果园坐到西单?”

 

老白摊在座位上,直直的盯着天花板。

“小金,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买越野吗?”

“我老家,离北京很远,在南方。一个特别,特别偏的小地方,回去一趟,需要转两次机,换乘三辆大巴,还要再坐拖拉机走三个小时,在路上就至少要耗三天。春节的时候工作忙,很难回一趟老家,这么多年了,没回去过几次……”

“我就想啊,买辆越野,自己开车就不用那么麻烦,以后成家了还能带着老婆孩子一起回去,能多带点东西给家里人……嗝。”

“今年又回不去了,等到明年,物价又涨了,日子等的到头吗?”

小金放好吉他,坐在他边上,电子屏幕里春晚开始零点倒计时了。

“白哥,我们坐的这列地铁,是从旧的一年开往新的一年的,前一秒是冬天,下一秒,就是春天了。地铁是环线,冬到春,春到夏,夏到秋,秋到冬。但是时间是单程线啊,往者不可追,向前看,春天总会到的。”

“而且,这不还有我呢?”

小金的手伸进裤兜,把那张血检报告单攥成一团。

 

尾声

“儿子,今天吉他课上学了新曲子没有?”

“学啦!老师夸我学得快呢!爸爸,我们是不是又要去北京看金叔叔啦?”

“是呀,到时候你要把新曲子弹给他听哟!”

老白合上后备箱,笑了,“出发吧!”

评论(7)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