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州市地铁运营公司

【沙李/大逃猜】第十二站

本次大逃猜参与人员名单:

 @Endpunkt  @Lenas  @一口酸毒奶  @沛然于東  @一池越几荷   @桑葚洱海  @贫道江湖人  @痴媸  @墨  @Winters Sommersby  @九品中正  @紫芊若兰  @阿秋 


废话少说,看完开猜

以下正文


梦境之所以不可捉摸,是因为它总是在意想不到的时刻到访。

或是深睡,或是浅眠,若是乏的紧了,在你沉思的时候,它都会在你面前织出一番画面。

梦中无忧,那是能超脱一切烦恼忧愁的良方,在梦中,身上所背的包袱即使再重也可以暂时放下。待到神游结束,神智归位,这眼前的一切也就真实的虚幻了起来,至于是真是假,是梦是醒,那就全看你是否愿意相信这眼前的一切了。李达康揉着眼睛,默默感慨道。

“所以我很喜欢睡觉。”刚刚上车的人似笑非笑地说着,若是不仔细听还以为他是在自言自语,“你应该也很喜欢吧,地铁上这么吵你还能睡得那么香。”

“嗨。”李达康有些羞赧地笑了,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耳朵,“抓紧时间补觉嘛,总不能工作时间打瞌睡不是?”

“说得对。”那人点了点头,“担子越重,责任越大,也就越不能出差错。”

言罢,二人就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李达康本想依着椅背再睡上一会儿,却发现无论怎样也酝酿不出一星半点的睡意,干脆揉了一把脸坐好。新落成的京州地铁三号线,车厢里还散发着属于新列车的柔和光芒。不知是因为错过了高峰期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周围空荡荡的,好像只剩下了他们两个。身边的那个人正有些无所事事地用手指敲击着旁边的扶手,见李达康放弃了继续打盹,便扬起嘴角友善地冲他笑了笑:“睡不着了?”

“嗯。”李达康轻叹了一口气,苦笑了一声,“也是命苦,醒一下就真睡不着了。”

“我原来也这样。”那人咂了咂嘴,“工作压力大,睡不踏实。家里也老没人,睡醒了之后心里也空的难受,有时候宁可在办公室里一宿一宿地住,醒了之后还能起来干干活。”

李达康抿住嘴,头微微的动着,不知是在点头还是身体正随着地铁的运行而摇晃。

“大家都不容易。”憋了半天,李达康才吐出来这几个字。

“你呢?”那人把头转向了李达康,笑着问道。

“差不多吧。”李达康感慨般地说道,“有时候也真是不愿意回家,回家也是吵,吵的脑仁疼。孩子也不理解我的工作,就这样吧。”

孤独的人大体都是类似的,那人感受到李达康的落寞,便伸出手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命数虽无常,但终归还是平等的,日子肯定会越过越好。”

李达康突然很想说,所谓命数这些东西他是不信的。但张了张嘴,他还是把涌到嘴边上的话咽了回去。

算了,也没有争辩这个的意义。

那人也没有在意李达康的欲言又止,只是自顾自地继续问道:“有时候会很冷吧?”

李达康点点头:“会,而且很冷。”

“总有一天会不冷的。”那人的语气里带着李达康莫名熟悉的斩钉截铁,“再难的事情终将会过去,所有付出的会得到回报,失去的那些也终将得到补偿。”

“嗯,我相信。”这个说法李达康还是认同的。

“似梦非梦,似醒非醒,大梦一场,醒来还是孑然一身。我觉得这是最可怕的。”可能是要到站了,那人拿起脚底下放的公文包,像是要走的样子,但最终的话还没停下,不知是在对着李达康说还是在安慰自己。

“总有一天你的抱负会在你的双手下实现,总有一天你的身边会出现一个可以和你并肩作战的人。”

“我曾经怀疑过我会孤独一辈子,可直到那个人出现在我身边,我才发现那不过是做了很久的一个噩梦罢了。”那人笑着转向了李达康,李达康这才发现,这人的容貌竟是那么的熟悉。

“你,我,我们,都不再是孤单一人。”那人说完最后一句话,抬腕看了下表,“我该下车了,有人在等你,不聊了。”

耳边响起了地铁停靠的提示音,不知怎的,那声音在李达康听来有些刺耳。旁边的人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向自己笑笑,拿起公文包下车了。

几乎是在那个人踏出车厢的同时,李达康便从浅眠中惊醒了过来,地铁依旧走在行进的路上,车厢的陈设也没有自己刚刚看到的那么新,周围的人或在打盹儿,或在低头看手机。李达康深吸了一口气,微微晃了晃脑袋,这才想起来,京州地铁三号线落成已经有几年的时间了。

恍惚间听到了手机的提示音,李达康把手伸进口袋,刚刚亮起的屏幕上显示他收到了一条语音。把听筒凑到耳边,声音调高一点,醇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一如他每天都能听到的一般。

“达康,”那个声音说,“到了给我发消息,我去接你。”

手指微动,按下一个“好”字,点下发送的那一瞬间,心底漾起的幸福便随着眼角和唇边的笑一起溢出来了。



评论(11)

热度(61)

  1. 逸无然_L京州市地铁运营公司 转载了此文字
    认领自己的嘻嘻嘻ԅ(≖‿≖ԅ)以及我觉得我提示给的很明显了呀,语音都出来了不就是微信嘛(:3_ヽ)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