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州市地铁运营公司

【沙李/大逃猜】第十站

本次大逃猜参与人员名单:

 @Endpunkt  @Lenas  @一口酸毒奶  @沛然于東  @一池越几荷   @桑葚洱海  @贫道江湖人  @痴媸  @墨  @Winters Sommersby  @九品中正  @紫芊若兰  @阿秋 


废话少说,看完开猜

以下正文


又是一站。

 

那人走上来,眉头紧锁,咬着唇,带几分恍惚,他扶着椅把坐下,抬起手理理衣领,低下头,眉锁得更深。

李达康被那人举止中的迟钝惊到了,他自认为没什么能让他变成这样,倦怠,无力,像一只衰老的猫。况且那个沉浸于思考的人实际上并没有多么年迈。

他的手指无意识地轻敲椅把,那声音弄得李达康心烦意乱,终于忍不住开口。

“你——”

“你认识沙瑞金吗?”那人倏然抬头,语速惊人,却只吐出一句话。

 

“你问这个干什么,难道你不认识?”

 

他楞了一下,慢慢把头低下去,嘴角扯开一个无奈的笑容,又抬眼看了看对面那张一模一样的脸。

 

“京州城市轻轨一号线完工是13年一月?”他问。

“一月,比原计划提早一个月,怎么?”李达康扬起眉毛。

 

“欧阳搬出去住几年了?”

“八年。”

 

“你们离了婚吗?”

“离了,就在不久前。”

 

李达康不禁也绞紧了眉毛,他到底什么意思?

 

“佳佳……在美国?是吗?”

“嗯,你那里,她快回来了吧?”

 

“快了,她还找了个男朋友……呵”他小声喃喃,说着说着突然笑起来。

 

“那好!该我问你了!”李达康猛然起身,戏谑地看着他,影子渐渐压下来。

“你怎么会……变成这副样子?”

“哪副样子?”他扬起下巴,眯着眼对上射来的目光,如出一辙的锋利和嘲讽。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只是想向你确定一些事情而已。”

 

“那你和他呢?你们怎么样了?”李达康走近一步,附身,看到那人鬓边有星点的白。

“我一直是一个人。”语气肯定。

 

“那你为什么向我问他!”

“你说的……是谁?”片刻错愕。

“还能是谁?!”

 

他的表情突然僵硬,手摸向口袋,又收回来。

“我……”他深吸一口气“忘记了一些东西。”

 

忘了?什么意思?李达康感觉重心失了衡,往前一倒,正好攀住他的肩膀。

“你忘了什么?!”

 

“忘了你说的那个……他。”

 

他被狠狠地按在椅背上,肩膀上的手下了死力,指甲掐进肉里,盯着他的那双眼睛,目眦欲裂。

 

“你全都忘了?……忘了林城?忘了信访办?忘了是谁在常委会后把你留下来?忘了谁建议你离婚谁劝你戒烟谁保护了你?”

 

他呆在那里,手攥住椅把,看着脱力滑回座位的李达康,迟钝的摇了摇头。

 

不应该的。李达康想,不应该忘记的,他明明记得那么清楚,就算是忘记了也不应该……这么彻底。

李达康想起了前几站的那些自己。

 

[错了,一切都错了]

[你离开他自然就幸福了]

[别像我……把他弄丢了……]

[你问我怎么避免它成为悲剧?别开始它]

 

自己面前的是不是最好的结局?不痛不痒的,忘记他?

 

忘记,唯一一个与自己同路的人。

 

 

他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本子,翻找着什么,欲言又止。

 

“你还要对我说些什么,就说吧……”

 

“我问你认不认识那个人,是因为我猜我是认识他的……他刚刚给我打电话了,从北京。”

 

“他说了什么?”

 

“你自己看吧,他让我记下来。”他把本子递过去。

 

 

那张被折角的纸上写着:

 

李达康,我下个月就回汉东,到时候咱俩把证扯了,我还怕你记不住我?

 

你要真记不住我,大不了我重追你一次。


评论(1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