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州市地铁运营公司

【沙李/大逃猜】第九站

本次大逃猜参与人员名单:

 @Endpunkt  @Lenas  @一口酸毒奶  @沛然于東  @一池越几荷   @桑葚洱海  @贫道江湖人  @痴媸  @墨  @Winters Sommersby  @九品中正  @紫芊若兰  @阿秋 


废话少说,看完开猜

以下正文


地铁到站,李达康坐着没有动,看着乘客一个个从身边走过鱼贯而出,不一会儿,“沙丁鱼”全部游出了罐头,车厢彻底空了下来。

李达康顺着车厢一路走到驾驶室。

市委书记难得坐地铁。他这次坐地铁并不是心血来潮,虽然有体会一下公共交通情况的因素,最主要还是因为三号延长线的缘故。三号延长线业已建设完毕,准备投入运营。今天试运营,之后的路段,车上只会有一个乘客,市委书记李达康。

延长线破土的时候,老易已经来了京州,盯的紧,所以整个过程没听说有什么幺蛾子。依着李达康从前的做法,他能拉上运营方、施工方、供货方所有的负责人一起过来跑第一班,这次,一个是因着对老易的信任,再一个,李达康觉得自新书记来了之后,也不知何时受的潜移默化的影响,自己行事手段也越来越平和了,黑脸阎王的名头都消减不少。

李达康走进驾驶室,对驾驶员说:“开到设计的最大速度。”

开到极限依旧能安全行驶,那么正式运营后速度降下来,安全性更能得到保障。看起来风光无限的高官,在很多人看不到的地方,承担着无数责任与风险。

李达康从驾驶室出来,发现车厢内竟然还有一名乘客,待这名乘客转过脸,他心里的那点意外也烟消云散了。

情理之外,意料之中。

这班地铁上,他每一站都会遇到个“奇奇怪怪”的自己。这次来的人,西装笔挺,头发乌黑,只是眼角的皱纹和周身的气质,让李达康意识到,年龄应该比自己大。不知会听到一个什么样的故事,李达康自己都未意识到已有了隐隐的期待。

“放松点。”那人起身拍拍李达康紧绷的肩膀,“怎么,对这地铁质量没信心?”

这人带着上位者的自矜用教训晚辈的态度甫一开口,在李达康心里的好感度就开始蹭蹭往下掉,说话也不客气起来。

“笑话,没信心我会坐?”李达康心里翻个白眼,毫不示弱,“有信心就不能紧张了?”。

“便是没信心也晚喽~~反正结果你已经不能控制了,紧张也没用,何不敞开襟怀,咱俩聊聊?”

“聊什么?你有什么悔断肠子的故事要跟我讲吗?”李达康问道。

“哧~”来人嗤笑,“如果让你遇到20岁的自己,你有什么后悔的事要对那时的自己说吗?”

“我?”李达康认真想了一想,开口道:“没有,我这一路走来,虽有遗憾,却并不后悔。如果我告诉年轻的自己要规避问题,但有些事情受我自己性格影响,纵使刻意规避,也依然会发生。说了,不过徒增烦恼。”

“呵呵。”李达康听那人笑了两声,道:“我如今可比你多吃了20年的饭,你认为自己20年的饭是白吃的吗?”

……

确实不是白吃的,“年轻”的李达康甘拜下风。

“你想跟我聊什么?”

“我啊,不知怎的就来了。”那人仿佛还有点疑惑,“等看到你,忽然就想告诉你一句话。”

“什么话?”虽然心里想着不听行么,但李达康还是问了一句。万一真有什么金玉良言呢。

“有些事,并不是像你心里想的那么糟。你以为的永夜,不过是黎明前的黑暗。”

……

李达康略无语:“你觉得我这个年龄,会不知道这些鸡汤?还是说,你在我这个年龄的时候~”李达康挑挑眉,嘲讽之意尽在不言中。

来人倒也不恼,低笑了两声,探身往前,仿佛怕被人听到,还略略压低了声音:“是吗,那你为何战战兢兢,辗转反侧?夜半惊醒时,可是做的颜面扫地、身败名裂的噩梦?”

“想想吧,身为我党的高级干部,在整体老派保守的环境中,竟然对自己的上司产生了超乎寻常的情谊。日常眼神动作有没有情难自禁的流露?身上黏着的无数眼睛有没有一双察觉?特别是,以沙书记的深沉和敏锐,又有多少掩盖在笑容之下的想法?”

那人修长的手指点在玻璃上,外面是无尽的,吞噬一切的黑暗:“如此一想,可想从车上跳下去?”

李达康头上已经有了一层薄薄的细汗,并非周遭太过寂静,来人声音太过蛊惑,而是此人所说,刺中了他内心隐秘所在。夜深人静之时,纷纷杂杂的想法炸的脑子生疼,既想让沙瑞金明白,又怕沙瑞金知道,更担心自己言行失当被人看穿,事业、感情、名声、前途等等等等,白日里不在乎或者想不到的无数细节和情绪,逼的他多少次凌晨三四点在窗台吹风抽烟。

此时顺着来人的手指往外看,虽然窗户玻璃上照出的脸依旧木然,但李达康心里的小人早已叫嚣着无数次冲下站台,冲进无边无际的黑暗里。

“怎么样?我说的是不是金玉良言?”那人带着轻轻的笑。

忽然,列车猛然一顿。

李达康瞬间从座位上弹了起来,身体绷的如一棵松。

那人却依然不动如钟。

列车到站的声音响起,李达康心下有点尴尬,那人还在呵呵的笑:“你看你,紧张什么。前期工作都人人真真的做了,对结果有点信心。”

那人站起来拍拍李达康肩膀,准备要下车的样子。

李达康忽然信念一动,问道:“你最后跟……你们……”

那人摆摆手,阻止他的话:“就像修这地铁,做好前期该做的工作,对不受自己控制的事情放轻松。”

那人挑挑眉,带着点儿坏笑:“再说,人生的乐趣不就在于未知和无限可能么。不违本心,不碍外物,但行当下,莫问前程。”

再看时,偌大的站台空空荡荡,那人已不见踪迹。


评论(12)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