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州市地铁运营公司

【沙李/大逃猜】第八站

本次大逃猜参与人员名单:

 @Endpunkt  @Lenas  @一口酸毒奶  @沛然于東  @一池越几荷   @桑葚洱海  @贫道江湖人  @痴媸  @墨  @Winters Sommersby  @九品中正  @紫芊若兰  @阿秋 


废话少说,看完开猜

以下正文


地铁里原本是有其他人的。

李达康觉得,那边的座位上应该有对小情侣低声说笑,前面一节车厢里应该有一位老人撑着拐杖脚边放着一只狗笼子等着下一站下车。甚至应该有一个塞着耳机的年轻人,靠在离他不远的杆上玩手机。

车顶倾泻的冷气冷得吓人。

不知怎么就忽地到了冬天。李达康打了个喷嚏,往窗外望了望,萧索的门缝里就渗进几缕阴风。

他是不屑于一个人的。可是事实上整节车厢里,整列地铁中也就只有他一个人。

报纸上的新闻都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

“另一个世界?”

“不是吗?”

“打住,你先让我调整一下三观。”

李达康沉思了半晌,那人先开口了。

“你是不是忘了?”

“那我应该记得什么?”李达康收好报纸,翘着二郎腿问。

“你只需要记得一个名字,沙瑞金。”

李达康不喜欢这种被各种世界涌来的记忆逼仄得退无可退的感觉。

沙瑞金这三个字像一个病毒侵噬着自己的大脑,头疼得很。然而他实在不想花心思跟这些琐事周旋。

 

“你是不是有病?”李达康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老是想让我记得他,他除了是个省委书记,能有什么特别的……”

还经常压着自己的项目不给过。

正说着,咣当一声,地铁停了。

“到站了?”李达康问。

“没有。”另一个李达康两只手贴在玻璃上往外看了看,答道。

回头给了一个两只手指叼着报纸的自己满是鄙夷的眼神。

“你这么看我什么意思?”

“我只是觉得,京州的地铁出了这么大的问题,你失职啊李大书记。”李达康正想着原来自己真的有这么刻薄。而另一个自己又补了一句,“他确实没什么特别的。”

 

自动驾驶室里的所有仪表都停转。

两个李达康这时候终于听到了这个地方还有另一个声音。

“乘客朋友们很抱歉,现在是临时停车,列车正在排除故障,请大家不要惊慌,列车将于稍后继续运行。”

“你怎么想起来坐地铁了?”李达康问。

“跟你一样,车坏了。”那个人点起一支烟,死气沉沉的列车里就有了一点烟火气。

唯一不同的是,他知道自己跟他一样,他什么都记得,而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他们利用这排除故障的十分钟交换了一下彼此在地铁上听到的故事。每一个故事都不同,每一个故事都有沙瑞金。

这个瑞金同志真是阴魂不散哪。怎么哪哪儿都有他。

 

到站了,李达康觉得这一次花的时间实在太长。

“李达康?”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说曹操曹操到。

“他是来找你的。”李达康看到沙瑞金,却不是他的。回头看着那个人掐灭了烟。

沙瑞金看着里面两个一模一样的人,“你们……”

 

离门更近点的李达康被后面一个推了出去。

地铁关上门的时候。

载满了两份记忆的李达康隐约听到那两个的谈话。

“叫你来体验一次,没想到你还真来,而且还真出问题了。”

“沙书记,我检讨,我失职……”

“你别忙着检讨了……那只是新线试行时难以避免的小故障……下一次车坏了……记得来找我……”

 

门里的李达康捏着手里的报纸,地铁重新开动。

这才想起自己不是第一次坐这列地铁,还能想起来自己后来车又坏了,就当真找过沙瑞金……

这一找……就停不下来了……

有些事还是忘了好。他看了一眼报纸,上面的头条很刺眼。

他不来也好。李达康叹了一口气,闭上眼。

“你只需要记得沙瑞金这个名字就好。”

另一个自己的话却萦绕不去,在心上终于刻下了一道刻痕。去他的报纸,他把那张废纸揉成团扔到垃圾桶里。

“你成功了。”他自言自语道。


评论(6)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