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州市地铁运营公司

【沙李/大逃猜】第四站

Endpunkt:

本次大逃猜参与人员名单:

 @Lenas  @一口酸毒奶  @沛然于東  @一池越几荷 @桑葚洱海   @贫道江湖人  @痴媸  @墨  @Winters Sommersby  @九品中正  @紫芊若兰  @阿秋 以及我~



废话少说,看完开猜

以下正文




京州的地下铁和任何一个城市的地铁一样,都是没有光的前行,消亡在未知的黑暗与风声中,从地铁口溢出的森森凉气吹起燥热城市里人的裤脚,问他可否选择下降以达到终点。

地铁本身就是如此玄妙与奇幻,所以无论遇到多么匪夷所思的事情,都是自然的。

比方说李达康遇到了其他时间的自己。

而且不止一位。

一个个的仿佛都和沙书记有仇似的,他想,就没有一个叫人家过得称心如意,多福高寿的吗?

“你想让他过得好,办法很简单啊,就在你的眼前。”老人自来熟地坐在了他旁边的空位上,他大概明白,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到了。

简直像是狄更斯的圣诞颂歌。

只不过这位幽灵没有火把,只有一根拐杖。

“他所有的不幸都是因为你,那你离开他他自然就幸福了。”老人慢慢地说,那拐杖敲着自己的鞋帮。

“看你的年龄,仿佛已经实践过了吧。”李达康也低头看着自己早上刚刚擦的一尘不染的皮鞋,又看了旁边的人一眼,“说说吧,他过得怎么样?”

“他回北京了,身体健康,事业有成。”老人淡淡地笑着,“也许会活得比你长。”

“那还不错唉,”李达康说道,“他一个人过么。”

“有找一个伴,比你好得多。”

“那还差不多,总不能一个不如一个。”他似是想起什么,加了一句,“只要离开他就可以了。”

“是啊,长痛不如短痛了,一口气把他伤透心之后,他看到你都想绕道,自然就不会因为你出什么事了。”老人微微笑着,“你在下了这班地铁之后,不要接他的私人电话,敷衍他的关心,最后在他摊牌的时候和他讲你就从来没有爱过他,之后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分手了。”

“所以他对你一点都不留恋了。”李达康慢慢地问,他是个实践派,一旦决定了什么事,就只会闷头去做了。

“是啊,一点都不留恋了,”老人看了看明晃晃的白炽灯,“后来有一天遇上个难事,坐在省委大院抽了一通宵的烟,”

“他没关心你一下?”

老人摇了摇头,人心都是那块温热的血肉,伤透了就不会再回来了。

“所以你们之后再没见过。”

“也算见过吧。”老人想了想,“后来他回汉东视察,”

“那你就见了,多大脸啊。”

“也不算见。”老人说道,“当时其实住院了来着,听说他是十点的飞机,然后大概十一点能从市人民医院下面过,然后大概你到时候能看见他的车。”

“之后呢?”

“我也不知道了。”老人扶着拐杖站了起来,“不过起来的时候,你得小心点,别像我似的,当时都跑针了。”

到站了,开门的一侧红色小灯灼灼地亮了起来,像一颗隐微跳动的心脏。老人转过头来看了一眼年轻的自己,就离开了。肩背笔直,不矜而庄。

大概他深以自己自豪吧,毕竟大半的李达康都是被沙瑞金保护的,而他也算是保护了沙瑞金的李达康了。

所谓相濡以沫,在困境中互相舔舐伤口的甜蜜,永远都比不上海阔天空的相忘江湖。

见与不见,心之所念。念与不念,镜花水月。

食色性也,虚妄红尘。静观如是,尘起缘灭。

----------------------------------TBC------------------------------------




评论(1)

热度(78)

  1. EndpunktEndpunkt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京州市地铁运营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