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州市地铁运营公司

【沙李/大逃猜/第①弹】第一站

Endpunkt:

经由大逃猜参与人员商定,大逃猜发文间隔改为一天一弹,一弹两发~~

 大逃猜规则与公告戳 这里  

温馨提示:大逃猜活动新加入三位小伙伴 @一口酸毒奶  @Lenas  @沛然于東 ~大家注意了哟~~

 此篇为大逃猜正文第一弹第一篇~昨天的先导篇相信大家已经尝试了一下逃猜的操作,正文第二篇将在今晚七点发出!希望大家玩得愉快~

~wink~

 以下正文





李达康有些无奈,和自己一样坐在车厢里的年轻人,都在打着瞌睡,小鸡啄米似的一点一点的垂在胸前。

上午沙瑞金听说自京州市地铁建成以来,他还从来没有乘坐过,忍不住说他脱离人民群众,好歹做个试点也得亲自体验一下,这地铁有没有切实地解决公共交通负担的问题。

他也就是那么一听,并没有打算今天,现在,就来体验。可是下班的时候,他的司机两手一摊,满脸的歉意,“李书记,您的车发动不起来,修车公司也已经下班了……您看您是,打车还是……”

“不用,我坐地铁。”

于是。

李达康觉得地铁和他年轻时坐得小绿皮一样,只不过干净许多,还能吹着空调……列车慢慢地停了下来,发出一阵不算刺耳的声音。他没注意报站的女声说得是什么,离家还有很多站,列车门打开,外面湿热的空气和候车的人一起涌入。李达康这才发觉这地铁上的空调开得确实冷了些。

“不好意思啊,你能不能坐过去一点啊。”

李达康脸色有些冷,车厢里那么多空位,这个人却非要他让个位置……难道这就是偶尔在微博上被京州市民吐槽得“倚老卖老”,“地铁垃圾”吗。他抬起头,正要反驳,却愣住了。

那个老人只是看着他,似乎既没有因为他不让座位生气,也没有因为看到他的脸而惊愕,仿佛他一直在等他。

李达康是无神论者。但是他往旁边挪了挪,却依旧忍不住扭头去看他……看着可能是三四十年后的自己。这让李达康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还好,车厢里的年轻人还在打盹。

“您每天都坐地铁回家,家里人不担心?”问出这句话,李达康也觉得怪异。

老人转头看着他,“……我不是回家,”他说道,浑浊年迈的声音低沉沙哑,但是语气却是李达康想象不出的平和,“我去找一个人,他说啊……等我跟他回家。”老人说道最后,露出一个笑容,那是幸福的,喜悦的。他似乎并没有认出李达康。

李达康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这种情绪了。

“需要我送送您吗?”

老人摆摆手,“不用……不用,他来接我……他说他等我跟他回家……”

列车隆隆地声音湮没了最后的尾音。

李达康还想说什么,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沙瑞金打来的。

“沙书记……”李达康刚要说什么,身边的老人却突然转头盯着他。李达康也看着他。认不出他,却听到了那个称呼。

“达康,你是不是还没回来啊,”沙瑞金看着隔壁小楼里还是一片漆黑,“要不要我去接你回家?”

“……”李达康突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跟他回家吧……回家。”老人像是听到了电话另一端的声音,既像喃喃自语,又像是对他说的,“别像我……把他弄丢了,再也回不来了……没有了……”老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呜咽。

“达康?你在听吗?”

“……我还在地铁上……很快,就到家了。”他听到自己的声音这样说道。

老人听到他这样说,才勉强笑起来,眼角却发红,闪着晶莹的水光,“好……好,回家好啊……”

李达康也见过许多的老人,他们反反复复地重复着一句话,心心念念着同一件事,却遗忘了最亲的人的长相……李达康在心里祈祷,也许他只是,不认得他了,也许他还在他身边,只不过是他忘记了。

地铁吱吱呀呀地停了下来,老人站了起来,“我回家了,你也……跟他回家。”

“……好。”李达康点点头。

直到地铁门重新关上,李达康才想起这一站离他家还很远,他疾步走到车门前,慢慢启动的列车离开了站台,站台上却空无一人。

他看着车窗外,过了许久,他看到车窗上自己的脸。

似乎有些湿了。


----------------------------------TBC-------------------------------------


评论(1)

热度(102)

  1. K京州市地铁运营公司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芝士三文鱼和巧克力酱
    认领一下自己的,想不到吧!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 ゚ー゚)◟◝(●˙꒳˙●)◜
  2. EndpunktEndpunkt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京州市地铁运营公司